《日米和亲条约》的来历

美国如何迫使日本打开国门,接触世界文明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震惊了整个日本。没想到在一对一的战争中,堂堂大天朝竟然败在了远道而来的蕞尔小国英吉利手下。那时的日本已经进行了大约200年(自1633年)的“锁国”政策。在17世纪,当传教士不断往日本带入新宗教和新思想时,幕府将军德川家光为了避免地方“大名”(藩镇头子)不受管制,甚至利用外国支援挑战德川幕府的地位,因此限制全日本与外国人的接触(听上去是不是很熟悉?)。

为什么在17世纪上半叶,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几个天主教商人就能让幕府这么害怕呢?很大程度原因在于,幕府本身的执政合法性并不高,对全日本的藩镇也没有很强的控制。德川幕府对日本的领导,还是从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的儿子丰臣秀赖的手里于1615年左右夺来的。夺权之后,德川幕府面对的是地方藩镇割据,到处都是大名和令制国的日本。而因为缺乏足够实力削藩,因此幕府只能用“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形式号令全国诸侯。在此情形下,成立不久的幕府自然会加倍提防藩镇巴结外国势力,甚至联合进行叛变的可能。

幕府在锁国政策下巩固了自身统治基础,但是锁国的代价也很明显。因为锁国,日本对西方先进文明的接触大大减少,其途径主要通过在日本合法经商的荷兰商人带来的学问(兰学)。幕府可以允许荷兰商人在日本比其他外国人更大的自由,最重要的原因是信奉新教的荷兰人比较好地把贸易与意识形态分开,不像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人在当地积极传教,挑战神道教的权威。但仅仅与少量荷兰商人接触,并不能阻止工业革命后的日本同中国一样,对比西方开始大幅度和全方面的落后。

外国人果然傻,管子摆在眼睛上干嘛

到了1842年大清战败,中英签订《南京条约》后,幕府放开锁国令的压力越来越大。前面说过,幕府对于自由通商极不情愿,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做出让步的——停止攻击外国船只和杀害外国人,并提供外国船只饮水和燃料的补给。由于提供补给的时候,外国船只不必靠岸,所以幕府的底线算是保住了——外国人还是不能上岸。1842年之后发生过多次少量外国商船或军舰要求通商的事件,幕府一一回绝也就无疾而终了。

但是幕府少量的让步毕竟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只要日本一天天相对于西方列强越来越落后,就不断会有人上门提通商的事情。1853年,随着美国人马修·佩里(Matthew Perry)的出现,锁国政策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佩里是何许人也?他于1794年生于海军军官克里斯托福·佩里之家,从15岁开始上舰服役,后升至准将,参与了美墨战争。他很早就看到了蒸汽机的威力,在海军中积极倡导现代化,把旧式的帆船替换成新式的蒸汽轮船(美国人富尔顿于1807年发明)。由于他的大力海军现代化的努力,佩里被后人称为“美国蒸汽海军之父“。

大力应用蒸汽轮船这一黑科技的佩里

1852年,佩里接到时任美国总统菲尔莫尔(Fillmore)的指令,带领四艘最新的蒸汽军舰驶往日本要求打开自由贸易的大门。为什么要动用当时最新的舰队?因为在1837年,1846年及1849年,美国驶往日本要求通商的舰队均遭到了拒绝,尤其在1837年,美国商船“莫里森号”由于驶往日本海未悬挂荷兰国旗,被岸上炮台开火,差点酿成重大外交事件。有了先前的教训,美国人终于发现,要想与日本打交道,没有强大的武力是不行的。在舰队出发前,佩里做出了充分的准备:

  1. 拒绝带领美国外交官上舰,以防政府职业官员掣肘
  2. 充分学习当时已知的日本资料,向了解日本的专家请教
  3. 带上艺术家记录当时情况
  4. 带上几名日本人做非官方翻译
  5. 带上一批枪械和农业机械等作为礼物
  6. 在造访日本前,先造访新加坡,香港和上海打探情况

在离开美国超过半年之后,1853年7月,佩里一行出现在了江户湾口的浦贺。那时的江户(即现在东京)是德川幕府的大本营,天皇则住在名义上的首都京都。佩里出发前就听闻日本最高领导人住在江户城,当然径直去找领导讨一个通商的说法。由于船体涂上了防锈的黑色柏油,江户城居民远远看上去就是四只带着巨大轮子的黑色怪物。佩里同时也把姿态做足:一到江户外,四艘军舰摆开,以“庆祝美国国庆“的名义,发射了73发空包弹。这四艘军舰都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爆炸弹,空包弹的威力让江户城的所有人吓呆了。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黑船来航”事件。

蒸汽船唤醒太平梦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佩里一行人的出现正巧赶上了幕府将军德川家庆重病期间,只有一群长老把持日常工作。为了打发美国人,长老们也想了几个办法:

  1. 派出下级武士请求美国人离开,遭拒绝
  2. 骗美国人去长崎交涉,遭拒绝
  3. 派小船围绕美国军舰试图登船,遭拒绝

于此同时佩里威胁交涉的底层武士说,如果日本人选择开火,美国人一定会以牙还牙;如果日本人不接受国书,美国人会炮轰江户城。

在强大的武力威胁下,幕府此时的选择极为有限。由于武器差距太大,与美国人兵戎相见的话,导致重创江户城和幕府大本营,这样可能各地藩镇反叛,到时候可能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幕府长老为首的阿部正弘妥协,同意搞一个递交国书的仪式。就这样在礼炮声中,佩里带领250名美军士兵列队整齐登岸,向日本代表递交了菲尔莫尔总统的信件。走时的佩里还留下话,美军舰队一行先会前往中国考察,等到第二年回来以后要有日本政府的明确答复。

三个都不是面善的好人

在佩里走后不久,幕府将军德川家庆就病死了,而接班人德川家定身体有恙(据说是脑部麻痹症)无法主持日常政务,大权仍被以阿部正弘为首的长老手中握着。思考着美国总统国书中的不少要求,阿部陷入了两难之中:

  1. 如果幕府对美国的要求照单全收,会引起地方藩镇的不满,大大下降幕府的影响力
  2. 如果幕府拒绝美国的要求,江户城可能陷入一片火海,德川幕府估计也会玩完

思前想去,阿部想出来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决定询问一下各地61个“大名”对于答应美国人要求的看法。前文说过,大名相当于各地的藩王,通过广泛征询意见,阿部可以达到几个目的:

  1. 弄清楚有多少藩镇支持条约,多少反对
  2. 为之后藩王的态度留下凭证,避免搞砸的话,事后藩王反水
  3. 打探一下可能的藩王内部之间有没有小团体
  4. 看看各地藩王有没有其他主意

但是阿部的计划中漏了非常重要的一条:幕府将军和大名就是封建上下级的关系,在过去的两百多年来从未大规模民主征询大名们的意见。现在因为美国人的压力而突然开始“内部民主制”,幕府征询意见的同时,其实在给藩王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幕府的实力有限,而且幕府上层担心对地方已经失去控制——这个结论可能反过来更容易理解:如果幕府实力强大,他和美国人签约也就签了,哪里会突然好意问我们这些藩王的意见呢?

大名:我不傻

顺便提一句,阿部正弘的两难也是为什么封建或者专制的制度,和平转型民主体制难以成功的原因之一。原来的制度靠着最上层拥有的权力维系着,而底下人往往畏惧最上层的实力,没人出头造反,和平得以保持。如果最上层的那位没有足够的压倒反对派的实力贸然转型,当底下人看到他实力有限的时候,地方势力派可能纷纷造反,结果军阀割据天下大乱,和平转变完全失败……

回到德川幕府的调查问卷。虽然各地大名都察觉出了幕府的弱点,但是也还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一拿到结果,幕府又傻了眼:支持和反对与美国签订协议的均为19位,还有14位担心开启战端,7位支持临时性让步,还有两位和稀泥,说惟幕府将军是从的。支持和反对的大名一样多,这下幕府又拿不定了主意,于是发现在这些意见中,只有一项举措大家好像都同意,就是“巩固海防”。为了这个,幕府着手在江户建造“御台场”,也就是一个个零星散布的炮台工事。今天的东京湾海面上,还有一个御台场的遗迹。

造炮台好像看起来管用,实际上再次暴露了幕府领导层的无能。美国军舰的新式大炮威力远超当时日本现有的青铜大炮,除非有另外的列强愿意很快将自己的火炮交给日本,多年技术的代差不可能短期解决。所以这些造这些炮台无非是给自己壮胆,真正打仗的话一点用都没有。而且当时在“锁国”政策下,连英法商人都找不到,又哪里可能短时间找到威力一流的火炮?再退一万步说,假设找到了英法商人,他们的政府也一定会提出与美国相同的贸易条约,那时候答不答应呢?这也是“锁国”政策给日本自己挖的坑——排斥一切外交的结果就是日本在外交上极端孤立,关键时刻没人能帮得上忙。

自欺欺人的“御台场”

御台场造好了,佩里也按照约定的“明年再见“,于1854年2月带了10艘军舰再次开到了江户。一开始幕府动用各种拖延策略,不停商定各种会议地点,各种打哈哈。到后来,佩里终于发怒了,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立即让人上岸,就会带100艘军舰在20天内向日本开战(其实美国海军当时船只数量没有100艘)。幕府这下慌了,很快和佩里达成协议,双方在小渔村横滨的一个公馆中开始会谈,而整个交涉的过程中,御台场一炮未发,非常安静……

在1854年的3月8日,佩里带领500名士兵,在美国国歌的伴奏下于横滨上岸。经过三星期的磋商,于1854年3月31日(嘉永七年三月三日),两国达成了历史性的《日本国米利坚合众国和亲条约》(《日米和亲条约》)。因为横滨地处神奈川,此条约又称《神奈川条约》,其中有关键的几条:

  1. 日本國政府、今定下田箱館兩港、做爲合衆國船發薪水食料石炭等諸缺乏物之現存者、儘數給之之地、准其駕船入港(美国船只得以靠岸)
  2. 合衆國船到兩港者、准其以洋金洋銀及諸貨抵換必需諸物、應謹守日本政府法制、若其所發諸貨不中日本之意而却之者、合衆國人應甘心帶回(自由贸易)
  3. 嗣後日本政府倘以今不相允於合衆國之事、與他海外諸國相允、則亦應同允之于合衆國、毋庸遲緩待議也(美国永久最惠国待遇)

很明显,这份条约按照今天的标准,是彻底的不平等条约。在美国的武力威吓下,美国单方面得到了不少权益。但是这份条约的来历却是有相当的进步意义,美国没有通过流血就达到了外交目的。而把历史的时间轴再拉开一些来看,佩里第一次造访的“黑船来航”事件普遍被认为是“幕末”时期的开始。佩里走后,日本与英,俄、荷纷纷签订了和美国类似的不平等条约,“锁国”政策彻底终结,日本开始大规模接触西方现代文明。

第二次上岸,日本彻底打开国门

日本突然接触到了现代文明之后,纷纷惊觉于“千年未有之变局”。而幕府处于列强武力威胁和自由贸易后国内经济危机的双重压力下,陷入了重大危机。在不断的内乱,对外战争与内战之后,德川幕府于1868年投降,把江户交给了倒幕派新政府,大政奉还明治天皇。不久后,熟悉的“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快速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和制度,仅用了20多年就在甲午海战中(1894)击败了大清,30多年就于日俄战争中(1904)击败了列强之一的沙俄,一跃成为世界列强。

就这样,美国强加于日本身上的“不平等条约”,虽然看上去日本是受害一方,但是最终的受益人恰恰是日本。这里有一个普适性的真理:所有先进文明与落后文明之间的协议不可能平等。对待不平等条约的方法也大概有两种——第一种像日本一样,借鉴先进制度和模式迅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最终以平等姿态废除不平等条约。还有一种就像美国黑人一样,把自己的落后和腐朽统统怪罪于列强的欺凌,天天以受害者的心理看待历史。

哪种对待不平等条约的方法更好,显然一目了然。但是,弱者的最大的问题是,第一种自强的路很难(很多人至今不理解西方先进制度先进在哪里,甚至鄙视西方文明,盲目自信),而怨天尤人,把落后都归结于历史的烂账上却很容易——反正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没出息就怪祖上不争气,自我安慰到最后,就连自己都信了这番说辞……

日本成为列强后于美国交好,伊藤博文题词纪念碑

22人评论了“《日米和亲条约》的来历”

  1. 写的很棒,说点对现在中国国内问题的个人看法,不一定对。顶层跟幕府类似,维护自身统治为核心利益,一旦妥协威望和政权不保,而且这位偏偏有点红色情节。地方势力跟日本国内官僚体系不一样,是垂直管理,省长和书记几年一调动,没有代表各省市地方利益强力人物。党内肯定有一部分希望妥协的势力,但是恰好是这位政敌,而且成了这两年贫富差距问题和贸易战甩锅对象,至少国内舆论有意往这边引导。

    结合目前国内舆论的膨胀程度看,这已经不是幕府时期日本,更像二战前日本了,当然还差和周围邻居打几架继续膨胀下

  2. 感觉im在对中国的前途和达利欧的判断(他在中国和美国都生活多年)上有很大的分歧,你怎么看待这种分歧?

  3. 我觉得是央行故意的,六月底市场隔夜融资利率一度6.5%,现在又这么急,治大国如烹小鲜,六月下旬降息会好很多,这是在回应克强的六亿人一千块钱吗

  4. 准备在汇率6.95以下,换点美元资产,国内的美股基金合适吗?(国内好操作,随时好用)等疫苗出来贵金属还要跌,最近不知道买什么东西好

    1. 竟然问5个问题
      1. 不确定为什么要6.95这个靶子
      2. 早说要换
      3. 换则出境
      4. 不一定跌
      5. 那就慢慢看年报找呗,但你知道我,从来不投中国股票,基本也无rmb资产

  5. 1. 6.95是个人能接受的心理价位(有代表性,加工贸易型经济体,加上a股不确定的行情,汇率可能会下探到6.8,6.95可以开始买入了)
    2.3.全产业链经济体,大规模外汇储备,横向纵向比较,最差也就是汇率大幅贬值,老龄化比较远,美国疫情不确定,大选没落地
    4.疫情和宽松预期贵金属缓慢上涨,疫苗和大选如果叠加(临门建国搞出疫苗全面胜利,当前全是乐观消息市场根本不信,悲观情绪)黄金要短期回到1600然后回涨
    5.还没想好买啥,贵金属采掘可能是个选择,是不代表贵金属易涨难跌了

    1. 现在美帝疯狂印钱,各种为美股托底,流动性也充裕的很,大选和疫苗能把金价打到1600?要是不加息或者取消无限量QE,能回1720-1750就不错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