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总杀猪

珍爱生命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从山洞和丛林里住进了房子,是因为不断累积资本、生产资料、和知识所致——如果每代人都需要重新推倒,一切重来,那么现在人类的生存环境估计和当初原始人也差不了多少。目前,衡量一个社会发达与否,主要用人均GDP等这些衡量物质的指标(基本没人愿意去山洞丛林中当原始人),而物质生活发达的原因又主要由于资本的积累。

所以不管一个国家自称是什么主义,强大与否长期的标志就是资本积累的快慢程度,以及分配的公平程度。既要把蛋糕做大,又要分配相对公平,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一般已经有了一些共识:

1)政府对于把蛋糕做大并不在行:政府由于天然有垄断性质,所以导致效率底下与腐败是司空见惯的事。管理一个100人的公司尚且已经比较复杂,何况是管理一个巨大的政府?现实中,庞大的政府机构使得有效管理成本飙升,导致两难,要么是在组织内部设立各种条条框框保证人们的诚实,但这会牺牲效率,使得人们最后尸位素餐;要么给各个部门更大的权力,但这缺乏监督的体制往往造成以权谋私的现象出现。最后,目前找到的可行的方法是尽量交给民间去竞争,让市场把那些低效率的淘汰,也称市场经济。

2)政府对于公平分配也不在行:公平的意义并不是人人都拿同一个收入,因为很显然,如果人人拿100分也很少有人会努力学习了。公平的意义在于多劳多得——一个学生,如果考试是公平的,那么拿多少分都是他的合理成果。政府很难分辨,某个学生多努力所以要多加分,某个学生不努力所以要扣分。政府最多可以做到的就是保证考试本身的公平性,剩下的拿多少分,那是学生们自己的事情。

3)不能总杀猪:现实中的企业主,往往积累了一点资本以后,最大的害怕不是来自于其他,而是政府本身。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政府和特权阶级看待生意人基本像看待猪仔,养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宰了。可怕的是,今天决定宰哪头猪没有一定的规则,只要是有点财产都会被相应的机构盯上。小企业必须和地方官员搞好关系,大企业必须和中央官员搞好关系,这都是为了保命。而且说不定,关系搞好的官员倒台,跟着自己也完蛋。(不说别的,叫业主“配合调查”半年,就算无罪释放,这企业也够呛)这就是发展经济所需基本的“免于恐惧的权利”——一个业主有足够的信心不会碰到冤狱,不会因言获罪,以至于不会碰到风声就想跑路,用脚投票。

13人评论了“不能总杀猪”

  1. 时代变迁,以前是人多力量大,大国到处压迫小国,大国日子过的滋润。
    进入现代文明工业革命,小国便于管理,大国难管理只能向小民剥削。

  2. 因言获罪,也是一种悲哀啊。虽然如我等屁民不会有官方惦记,看到有杀猪的消息总不免于心有戚戚焉。历史从长远看总是在前行进步,只是过程的曲折复杂总是不断有人因此而成牺牲品。有时豁达一些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3. 现在知道为什么中国商人都喜欢高调出镜爆光,只是为了增加个人社会民众影响,增加在权贵面前筹码,不至于死了也没人知道。唉,靠这种增加安全感,也是无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