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为”模式不死,则中国无希望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很少有人提及一个非常基本的事实:华为的成立和台积电的成立均为1987年,但是在30多年后,台积电成为世界上芯片制造最先进,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反观华为,芯片只要一断供,外交部就帮着“强烈抗议”,搞得许多国人跟着一起非常愤怒。更有甚者,直接把华为与“国运“的兴衰绑在一起——”我爱国,所以我用华为“。

那些愤怒人们无法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如果华为是国运,那台湾不是同属中华吗?难道台积电不算国运?

其实这道理本不复杂——台积电遵循全球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式才是真正中华民族的希望,而华为所代表的特权阶级的玩法不死,中国永远无法在科技上领先世界。华为的错误,在我们来对比两家的发展方式之后就更明显了:

台积电/华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首先,华为走特权路线,台积电走市场路线

华为:从任正非的第一任夫人是副省长女儿开始,华为就没放弃过特权路线,直到现在的通讯主要客户还是政府机构和军队。没有大笔的公款采购订单,就不会有华为。不仅如此,华为还一直受到政府直接拨款。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至2019年,华为从中国政府获得了数以750亿美元计的财务支援,规模远超其他国家对科企扶持。

台积电:台湾地方小,并不可能有中国大陆这样强大的政府用公权力支撑大量的订单和拨款,所以台积电一开始就必须要在国际市场上接到制造半导体的订购单。在残酷的芯片制造行业,一旦科技慢于竞争对手,净利率和盈利随即消失。为了生存,每年台积电必须将业务盈利大幅度重新投入芯片制造科技的研发中去,形成良性循环。

第二,华为由于走特权路线,所以不用尊重知识产权,而台积电不尊重知识产权会死

华为:由于有特权保护,华为可以公然用抄袭他国企业知识产权的手段发家。不仅不会被告赔钱,甚至可以得到更大的公款订单。既然现成的作业都可以拿来抄,那么所谓的研发,只需要在破解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就可以堂而皇之做到“世界领先“了。而他国企业往往因为要开展在中国的业务,对华为的抄袭做法敢怒不敢言。

台积电:由于台积电需要根据客户的设计图纸制造芯片,所以要取得客户绝对的信任——如果不是绝对信任,又怎能把图纸放心给你看?这样就迫使台积电一定要在国际上尊重各种知识产权——否则客户一旦失去对台积电的信任,订单会大量流失,台积电也可能无法筹集到充足资金继续研发科技。因此所有的作业,台积电必须自己做,而且必须做得好。

华为对台积电:你有政府大订单吗?你有750亿美元拨款吗?你会抄袭而不被罚吗?

第三,华为强烈依赖政府公权力,和政府越走越近,而台积电反过来补贴政府

华为:由于华为违反专利的做法需要特权保护,拿订单也要特权支持,于是不可避免地和政府越走越近,难舍难分。这样造成华为的所有权也无法透明——早在2003年,华为员工就曾经起诉华为,称华为不以每股净资产价格回购股票。法院最后判定员工败诉,理由也简单:员工手里所谓的“持股“实质上只是一张劳务合同而已。除了任正非的1%,真正的99%的股票在谁手里,财表长什么样,海内外报纸也做过调查,其实没有人确切知道。

台积电:台湾政府肯定拿不出750亿美元补贴台积电,反而现在是台积电补贴政府。台积电作为一家正常的股份制公司,在台湾上市,在美国也有存托凭证(ADR)上市,股份所有透明,账目透明。台积电一开始的政府原始持股率为48%,到了台积电壮大后不断抛出股票充盈国库,目前其中大约7%尚为“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管理会“持有。从一开始被扶持到现在回馈政府,台积电和台湾政府真正做到了双赢。

第四,华为作为中国政府的外延,无法获得世界信任,而台积电则由于公平竞争得来的技术优势,被越来越多的公司信任

华为:作为一家中国通讯器材厂商,订单来自政府,股权不透明,依照中国法律还必须把信息转交给中国有关部门,自然无法得到其他国家的信任。

台积电:技术领先,竞争公平,因此越来越多的芯片厂商跟不上技术进步和巨额投资的节奏,选择把芯片制造业务剥离,让专注制造芯片的公司代工。这样芯片业分工进一步细致,也造成台积电接到更多厂商订单,形成良性循环。

台积电对华为:我能补贴政府,我尊重各地知识产权,你行吗?

第五,华为在外国强调自己的民营企业身份,在国内动用公权力,甚至绑架爱国情怀

由于自己和中国政府和军方的密切关联不被世界多数国家所信任,华为在外国一直强调自己是“民营企业“。2015年,任正非在世界经济论坛甚至公开声称”华为不让中国政府去用华为的电信网络,听美国的秘密。“按照中国《国家情报法》,” 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可以要求有关机关、组织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协助和配合“——那任正非”不听美国秘密“这番话,岂不是想抗法不成?

华为对外宣称民营企业的同时,却在国内动用公权力压制吹哨人,华为251事件就是例子。员工李洪元举报部门造假,然后与华为的劳动合同不续签不说,当此员工向法院合法讨薪时,却被华为以职务侵占(先被改为泄露商业机密,后再被改为敲诈勒索)为由向警方举报而被羁押251日(最后撤诉)。吹哨人几个月的牢狱之灾,比“训诫”可要厉害多了吧?

就是这样一个“民营企业”,却在国内经过层层包装,成了国运的象征。2019年7月,当网民在微博揭露“华为5000块的P30手机使用10天即发生爆炸,而售后客服也不理不问”的严重质量和售后问题后,被网民大骂“卖国贼”。据那些“爱国者”说,“要以大局为重,华为就算有质量问题你也不能说啊!”最后网友无奈最终删帖——难道中国人生来就是贱,自己的合法权益让一个“民营企业”侵害还要大唱赞歌?

网民:你这样的卖国贼炸死算了

回到主题,两家同年成立的科技公司,一方是台积电用市场行为领先世界,同时补贴台湾财政;另一方的做法简直把假恶丑都占了,最后舆论说华为是“民族之光”。让智者不禁摇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31人评论了““华为”模式不死,则中国无希望”

  1. 看任的采访,认识对民碎主义危害,美国休制优势性和科技强大,世界格局和价值观他看的也很透。可能走这条路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吧。,,,看看后面阿里,腾讯走势会怎样。可能为生存也会妥协的。

    1. 马云在一次节目也说过,如果国家需要,他可以把支付宝捐给国家,类似某种表态。有时候漫无天际的想想,在这样一个不尊重个人财产的国度,会不会某一天再来一次“公私合营”?

        1. 像中国这种国家资本主义,强调集团抹杀个人的这种特性,会不会在世界上越来越不招人待见,进而外界环境趋向恶化而使得自身经济陷入结构性困顿,毕竟出口占整个经济的比例还是蛮大的,现在总理也在强调基层要准备过苦日子,不能像以前乱来了,是不是这预示着什么?

      1. 马还说”自己比总统还累, 却没有总统的权利”呢, 想想美国当总统的都是什么身价….. 马云说这句话的时候, 估计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2. 所以你觉得任接受采访应该怎么说呢?
      任正非:2019将是华为最困难的一年,结果2019年报净利润增长5.6%;
      华为徐直军:2020年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结果2020一季度国内手机市场市占率55.4%。
      小米也想这么生存~

  2. 这篇有意思。现在敢说一句华为不好的基本都打成间谍反革命。
    华为可以说是近20年来中国理科生的精神图腾,自主正面研发的典型,所以美国这次拿华为知识产权说事,实际对国内反美情绪影响相当大,甚至接近贸易战本身。
    不说知识产权问题,华为这种肯定不能算民营企业,我们大学那会就都知道华为的军队背景。这种天量资金支持一般民企就别想了。

    另外一个相似的企业是吉利,号称民营,但是这几年收购沃尔沃,开子品牌,应该也是靠皇亲国戚的身份获得天量资金,这两年更有汽车界战狼图腾的潜质,Im有兴趣可以扒一扒?

  3. HW不但把不少员工送牢里,还送过发表负面报道的记者,
    简直代表了王法。
    大家可以google一下 “华为 龙岗看守所”。
    还有个损害商誉罪,也被很多骗子公司用来报复吹哨人。

    1. 哈哈,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要匿名。
      2018年初谭医生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直接因为“损害商誉”,从内蒙古跑到广州抓人,关了几个月,出狱后精神不稳;而鸿茅药酒于2019年,在中国中药协会主办的《中国中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鸿茅药业、鸿茅药业副总裁分别获颁“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

  4. 转“就像在任何群体环境里一样,一山容不得二虎,这是由人的不安全感与动物性决定的。所以,中美实则是地位与人性所会引发的必然之争,跟媒介宣传的道义、价值观、体制都无关。“ ​​​假设中国真的变成美国一样,美国还会去打压这个第二名吗? ​​

      1. 是的,比较的是两个企业,比较过程中没有涉及到民族特性或文化。最后一段却突然转折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这真的太突兀了。。

          1. 不能自省,不能独立思考,乡愿之辈,在我们这个半封闭的国度,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其实网上的那些评论,有些都是由水军牵着走的。

          2. 哈哈是的,那位之前说不要怪不明真相的群众,换句话来说猪圈也没啥问题。猪能做到自觉维护大局,不批评养猪场,甚至为屠宰场辩护,这绝对是教育的成功。

          3. 我记得初中有一篇课文,说的是电视台做一个节目:主持人去到幼儿园,小学,大学,市委的黑板上画个圆圈,问这是什么,幼儿园的回答最活跃最有想象力,小学中规中矩,大学则对此嗤之以鼻,市委回答道:没有经过开会讨论研究,领导批准,怎能随便回答你!然后这期节目就叫“人的想象力是怎样丧失的”。人就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受外界的影响,大部分人的思维是会固化的,而一旦固化,就很难以开放式的态度接受不同的观点和事物,看待事物往往先入为主,用感觉去评判,“你这样是不对的”“那怎么可能”,但往往最不可靠的就是所谓的“感觉”。

          4. 真的无语,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大部分人的到的信息都是不完整的。真正该怪的难道不是猪圈?不是制造环境和挑起情绪的人?反而去怪到猪身上?猪一直以来都是那样,不是被这个左右就是被那个左右,你怪的过来?

            1. 照你的逻辑,现在有一群猪被挑唆,然后一拥而上把你杀了。你其实不怪他们,因为你怪不过来。这点我不同意。

              PS:我同意你的对于人群的本性的看法,之前我对你有误解,表示歉意。

              但我和你的最大分歧是,不仅要有源头环境的分析,对于个体也要不惜力气讲道理。不能说别人不懂就看不起人家,因为很多时候只是没有机会了解而已。

  5. 5月11日,华为公布了创始人任正非于3月24日接受《南华早报》的采访纪要。

      对于“996”“007”的问题,任正非回应称,我们没有996的说法,不知道是哪个公司的说法,更没有007。我们在劳动合同方面高于中国标准,因为要接受欧盟调查,如果我们加班过多,他们(欧盟)没有加班那么多,这是对欧盟劳动者不公平,会制约。所以我们最基层的员工想多加一点班也不行,超过一定小时数以后原则上是不再给报酬的。

      至于少数科学家、少数特别高端的人员,在有使命感的情况下多一些时间工作是有可能的,这也是有时段的。他们经常去樱花的国家在树下开会,在法国熏衣草丛中开学术会,半休息、半开会、半聊天,头脑风暴几天再回来,也是有弹性的。所以没有996的说法,007就更没有了。

    啧啧,华为现在难得都得去法国熏衣草丛中开学术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