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投机P2P爆雷亏掉了一个帝国?

一个大清朝战狼的故事

商品投机和P2P爆雷确实和大清的覆灭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话还要从大兴铁路说起。

要知道,改变中国民众愚昧不堪的思路是一件极为旷日持久的事情:早在1865年,英国人杜兰德自费在北京宣武门外自掏腰包制造了一段500米长的铁路,目的就是为了拿到清政府巨额修铁路的合同。不过他这火车一开出来,“以小汽车驶其上,迅疾如飞,京人诧为妖物”,后来步军统领衙门随即以“观者骇怪”为由拆除。这位英国人的合同到没到手也可想而知了。

杜兰德:他们两次鸦片战争都输了,怎么还不要我的火车?

庚子年拳乱之后,几个战狼误国大臣被杀头,也没义和团拳民公开敢拆铁轨、拔电线杆和杀外国人了。大清务实派思想再次抬头,其中今天看来正常不过的思路——要强国先修路,在杜兰德的小火车被拆30多年后总算开始得到了正式实施。

一般来说,由于大清工业技术实力薄弱,务实的造铁路的方法是政府的官办资本加上外国工程师。第一条中国自行修建运营的铁路——开平煤矿铁路,就是在英国人金达(Claude William Kinder)担任总工程师修建的。金达原先在日本铁道部当过助理工程师,之后在中国兢兢业业工作了三十年,直到1909年从中国铁路总公司退休。

金达在中国培育出了一位人才,就是在他手下当助理工程师的大名鼎鼎的詹天佑。詹天佑是第一批留美幼童,最后在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由于清廷过早撤回所有官派留学生,他是仅有两位取得学位的留学生之一。但是空有学位纸上谈兵可不行,詹天佑的实际经验就是在这位英国工程师金达的手下积累起来的。

詹天佑:美国长大,英国老板,中国心

但在庚子年拳乱后,金达作为铁路总工程师就开始受到各方政治上的压力。虽然那时美国致力于“门户开放政策”,强烈反对列强武力瓜分中国,但是筑路权仍然是列强争夺的对象。法国和俄国尤其不希望一位英国人担任中国铁路总工程师,这样会让英国在清廷有很大的影响力。那么历史给詹天佑就搭好了合适的舞台。

1902年,义和拳乱结束后,慈禧决定试点中国人自己造铁道的能力,于是宣布要6个月后去清西陵祭祖,由直隶总督袁世凯督建。工期紧,任务重,袁世凯和詹天佑合作顺利,在1903年初,中国人自行兴建的铁路——新易铁路,如期完成了。慈禧带着光绪一起祭祖,对铁路的舒适程度非常满意。

慈禧:安稳。赏黄马褂。

新易铁路的成功,一下就激起了各省政府兴建铁路的热潮。在太平天国运动后,各省渐渐任用本省人做官,俨然已经像一个个独立王国。本来这一个个小王国里,就不希望中央经营铁路从中抽成,更不希望外国人经营铁路,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于是各省知识界和当地商绅喊出了“拒外债、废成约、收路自办”看似民族主义,实际是各省分裂主义的口号,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省内乡绅权贵,加上知识分子附和的铁路计划奏至清廷,也得到了洋务派的响应。毕竟乍一看,省内的官民资本结合,建造中国自强的铁路,清廷也不用出多少资本,看不出有什么坏处。于是各地商办的铁路公司纷纷成立,比如广东潮汕铁路,湖南全省支路,川汉铁路等公司就应运而生了。

其中川汉铁路总公司成立于1904年,它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民族主义的目的:即用中国人自己的能力修建从成都到汉口1200多千米的铁路。成立初期除了官家资本和民间认购的原始股,发现资本还是远远不够,于是强行抽粮食税募款。为了安抚人心,除了告诉农民给省政府交税有极大的民族道义之外,四川省政府还把铁路股票发给农民,50两白银一股。这份原始股有两个特点:1、股份每年有利息,2、铁路建成后可以派发红利。这么一操作,等于全四川的纳税户和乡绅都上了同一条船。

四川铁路,不争馒头争口气

可是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这家公司一成立就遇到了三个不能解决的问题:

  1. 资金——1000多万两的资本金要造1000多千米的铁路,而且需要穿越大片山地,那是不可能的任务
  2. 技术——国产总工程师詹天佑全国只有一个,那时他在京张铁路的工地上奔波,分身乏术
  3. 管理——四川也没有一流管理实业的人才

于是这家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铁路公司一成立实质上就变成了一个庞兹骗局,堪比21世纪流行一时的P2P,为什么这么说?

  1. 这家公司主营业务实际不存在,没有修什么铁路
  2. 这家公司付出的股息实际上就是股本金
  3. 这家公司如果想要不暴雷,需要新税款源源不断的进入

而实际操作也是如此。1907年,在成立后近三年没有实质动工的前提下,税金还是源源不断的流入公司,造成税金收来的资本金在总股本中不断提高。这时官股全身而退,留下了一个纯商办的公司。不过公司的行政人员换汤不换药,还是老的一批人,结果可想而知——还是没有任何工程动工的迹象,倒是工程款不知道被多少人动过。

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

与未动工的川汉铁路同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京汉铁路。北京至汉口的铁路用的是比利时的借款和监造人员,之所以用比利时是因为比利时是一个小国,对中国也没有“大志”,让清朝和列强都比较放心。工程的北段监管是袁世凯,南段是张之洞。资金、技术、管理都到位的前提下,这条1200多公里的京汉铁路自1898年开始动工建设,1906年正式通车。

京汉铁路通车以后,湖广总督张之洞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川汉铁路。1907年,京汉铁路完成后,张之洞加快筹办湖广境内川汉铁路的准备工作。在1909年,在詹天佑完成了京张铁路的建造后,又把他请到了川汉铁路。正当一切好像顺利进行的时候……

张之洞在1909年10月逝世了。留下的詹天佑虽然懂技术,但是他没法向列强借款,也没法替代董事局腐败混乱的管理。这下川汉铁路又回到了原先P2P的状况,一切停滞。

老夫身体有恙,小詹拜托了

虽然说直到清朝结束,川汉铁路局最终也只修了10多公里的铁路,但是董事局在创收上脑子倒是非常“活络”。川汉铁路驻上海总经理施典章,本来应该好好思考这条资金严重缺乏的铁路如何在金融市场上融资——正经点子没想到,倒是听说最近上海股票市场出现了一个热门板块:天然橡胶。1908年,福特T系列开始大规模在美国生产,廉价的汽车第一次走进了不少美国家庭中,同时带动了当时高科技产业的周边——橡胶产业。橡胶需求量猛增,未来的需求量预期也猛增,造成价格不断上涨。世界各地的橡胶生产企业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产生,其热度就像近年流行的“AI“、”大数据”、“区块链”等题材,反正那时带上“橡皮”(清末橡胶叫橡皮)二字的股票发行都非常火。

施典章就在那时候调了300万两银子到上海股市闯荡,应该还动用了保证金高杠杆炒股。他没想到的是,仅没过不多久,1910年世界橡胶市场暴跌,施典章带来的川汉铁路300万两一下子爆仓,灰飞烟灭。

那时候公司没有公告机制(难道公告大家自己是骗局?而且这次爆仓比庞兹在1920年代玩的正版庞兹骗局都早),甚至账面如此亏空,连一个“扇贝去旅行”的借口都没有。川汉铁路董事局彻底把这件事捂了起来,股息照发,“公司运转一切正常。”其实那时候筹集来的1400百多万两白银,在修了几公里铁路以后,账面上仅剩700多万两了(一说400万两)。

一个世纪前的高科技周边产品

等到了第二年的1911年,再这么下去川汉铁路肯定是遥遥无期了。作为自强计划的重要内容,清政府看不下去了,派出了隆裕太后重用的实业家盛宣怀处理此事。盛宣怀觉得,最科学的方法莫过于借鉴当时的成功经验,由于中央财政紧张,大清中央政府可以用路权来向列强抵押借款,同时派出一流工程师和工程队,几年后就能建成通车,之后一边还外债一边有可分红的盈利。同时在每个省处理各地已有的民间铁路公司的退款事宜,而地方退款方案他也想好了:用国家铁路公司股票兑换各地铁路公司的现有账面价值,这样通车后股民还能收到国家铁路公司的分红,岂不比现在坐吃山空的P2P强?

说干就干,盛宣怀一面宣布铁路干线收回国有,一面用路权做抵押,向英法德美四国银行团借款。同时他向各个商办和地方官办铁路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收买条件:公司股票不论民股、商股、官股,一律可以转国有新铁路的股票,6厘保息。历年工程浪费的款项,换成股本,暂无利息和红利。关键字在这里:除倒账外。

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历年来的贪污,挪用,都有可能东窗事发。

可以想象,这绝对是川汉铁路公司董事局无论如何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这三百万两亏空,董事局还是希望清廷负责的。这个要求在一个正常人看来绝对不可理喻:自己挪用公司资金炒股,赔掉没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就不错了,竟然还要中央财政来托底?但董事局不这么想,其实利益集团早就连拿来中央的钱以后,怎么花都想好了——他们根本对持有国有铁路股票不感兴趣。四川省特权集团想到的,是拿到现钱以后用“民众”的名义开办地方垄断性银行,开发垄断性矿产——进一步用垄断资本盘剥省内的百姓。

盛宣怀:地方政府P2P爆雷要中央出钱,你确定?

当和盛宣怀的公开公司账目的要求一再沟通无果后,地方利益集团开始大开宣传机器造谣污蔑大清中央政府的国有化计划,列出了“汉奸”盛宣怀“卖国”的几大罪状:

  1. 把盛的抵押借款的行为造谣成把路权转让给外国的卖国行为
  2. 把盛的允许外籍审计人员参与查账的行为造谣成支度权让给外国人的卖国行为(明眼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外籍审计人员参与,哪个国家敢把这笔巨款借给腐败不透明的大清)
  3. 把盛的允许合同中对用人、购料、提款的详细规章造谣成铁路由外国人建造的行为
  4. 得出最终结论:如果长此以往,按照盛的路子来,路权皆归外国,中国将成为另外一个殖民地,有亡国灭种的危险!
  5. 对股东来说,盛还有一大罪状:把盛的收购计划造谣是清廷故意低价收购地方铁路股票,这样广大投资人可能节衣缩食的存款血本无归!

于是一个国有优厚铁路的收购计划突然变成了亡国灭种、倾家荡产的前兆。结果粉红们愤怒了!战狼们出征了!加上广大中小农民股东被忽悠得不明所以,也纷纷上街向清廷讨个说法。1911年6月,“四川保路同志会”成立,随后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大家都在街头互相痛斥清廷的丧权辱国加剥削民众的可耻行径。

一开始清廷的反应还算克制,到了9月,眼看群众情绪渐渐失控,电令四川总督赵尔丰采取迅速行动。赵尔丰随即逮捕了几位闹事的头领,封闭铁路公司和保路同志会。这下数万民众开始冲击四川总督府,要求释放被捕人员,结果被一阵排枪放倒了几十位,造成震惊全国的“成都血案”。

战狼出征,寸草不生

真是可惜了那几十位白白死掉的战狼,至死都不知道川汉铁路的人为亏空,也不了解正常国际间的融资操作。

虽说清廷给打死的战狼家都拨了抚恤金,但事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成都血案后,四川各地纷纷形成割据状态,开始武装暴动达成全四川独立的目的。至此事件完全失控,清政府只得向附近省份调兵,其中包括了湖北武昌新军的主力。

结果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1911年10月10日,留在武昌的新军趁防务空虚,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一切尘埃落定后,这群愚昧的群众被地方利益集团利用,上街用暴力讨说法的事件,被历史书称为“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运动”。其实细看历史并不难发现,战狼们觉得要亡国灭种,拼命所保的那条路,是一条基本未动工的、被当地权贵挪用亏空的P2P。

革命党:成功发动群众,轮到我们当老大了

附某历史教材介绍:

“四川人民自办铁路,清政府迫于帝国主义的压力,要将路权收归,四川人民奋起反抗。清廷派湖北新军前去镇压,造成武昌空虚,为辛亥革命首役武昌起义奠定了基础。”

13人评论了“商品投机P2P爆雷亏掉了一个帝国?”

  1. 帝国的掘墓人追根寻底竟是他们自己人。那么现在国内的基建会不会是一个危机起爆点?这些年的财富资源,不管是民间还是官家,很大部分都投到这个坑里了,很多的蝇营狗苟都发生在这里面,据说在这里面还有很多的美元短期债,会不会到某个时间节点,某个环节失控而发生链式反应?

  2. 应该先查账,然后告诉民众亏空原因吧,公开审计结果。处理了这个得到了民心,再说跟国外融资的事儿。

  3. https://www.guancha.cn/xin-hai-revolution-occur-accidently/2011_10_10_60264.shtml

    如果读一读《邮传部、外务部会奏粤汉、川汉铁路借款合同请旨签字摺》和《湖北、湖南两省境内粤汉铁路、湖北省境内川汉铁路借款合同》,无法做出盛宣怀卖国卖路、欺君瞒上的结论。这笔六百万英镑的借款年息五厘,名义上总需要有财物作抵,而所抵的不是邓说的“两湖财政”,而是两湖百货厘金等六项共计关平银五百二十万两,其规模远小于“两湖财政”。与当时其他同类合同相比,这份合同还是对中方较为有利。萧功秦的《清末“保路运动”的再反思》一文(载《战略与管理》,1996年第6期)对此论述甚详。

    1. http://history.news.163.com/09/0629/01/5CUKALK200013FM3_all.html
      “第二,贷款抵押,乃是获得经济贷款的条件,这可以说是经济学的常识,在当时的条件下,任何国家都不愿在没有抵押的前提下,把大宗款项贷给一个经济落后的穷国。这项借款合同与中国以往的铁路借款合同相比,不是以铁路管理权或铁路所有权作为抵押,而是以百贷杂类与盐厘捐为抵押品,期风险性要低得多。”
      按这里说法,那次借款合同里路权都没有抵押给外国银行,
      盛宣怀所要求的不过是路权国有而已,就被人当成卖国了。

      1. 这也是好文章啊。细节和其他文章有不一样的地方,说明作者也是真做研究了。如果连路权都没抵押那就更有趣了。其实群众水平就这样,一百年来没有什么改变,越爱国反而越容易成为“汉奸”,盛宣怀就是例子……

  4. 民众的情绪总会被环境影响,有人喜欢利用这种情绪为自己牟利,这事在哪都挺常见的,没必要怪到群众头上吧,更何况是一直都有重重迷雾的国内呢。

  5. “勤劳,善良,可爱”,有时看到官面文章对底层百姓的这些溢美之词,心里总觉得别扭。勤劳是因为无它法可想,善良要看针对的对象,可爱?当你看到对他更弱的同类龇牙施暴的时候,还觉得可爱吗?底层其实有底层的生态,在这种生态生活过你会发现,某些人 ”拉一批,分化一批,打压反抗的最小那批“这种手腕运用的那是炉火纯青,而大部分人都是从善如流,毫无反抗。有时候去菜市场看着待宰的鸡鸭,会想,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在哪里?无非人的脑容量更大,会思辨前行,有自己的思想。但底层百姓的人生轨迹,大部分都仅仅是围绕着吃食,卧榻之地,繁殖这三个方面转,灵魂方面退化到和动物平级了,真是白瞎了那一千多CC 的脑容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