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教,父之过

轮回

以前“专家”总觉得老龄化也必须等到后工业化时代,没想到现在未富先老,怪吓人的。之前我已经在《老龄化的最大特点:没钱》里说过,老龄化会带来经济大规模萎缩,这方面日本就是前车之鉴。再加上之前判断大概率中国会拉美化,中国经济的未来有点像上足了杠杆的许家印,在成为暴发户后,终于要回归常识。

老龄化的根本问题我也说过,就是生育的孩子是负资产这么件简单的事,现在各国的政策大致会导致相同的结果。药方我也开了,可以在《解决老龄化,其实很简单》里看。但是,未富先老还是件不太正常的事。因为一个国家越穷,国家保障越不好,养儿防老的手段就收益越大。在这种角度看,中国的未富先老确实还包含了中国自身的因素。

什么因素呢?说的直白点就是“生得计划,活得挣扎,死得随机”。计划生育迟迟不取消,韭菜又割得这么急,死了也无人问津,年轻人负担重又看不到什么希望,当然生育意愿进一步萎缩,都不用等到后工业化就直接投降了。

于是乎决策者想出了取消课外补习的方法,试图将“养不起”这一因素降低一些。和许多政策一样,愿望是美好的,逻辑是荒谬的,执行是疑惑的。只要高考或者出国深造存在一天,必然负责任的家长要把孩子课外的学习加重。如果明面上没有了补习机构,各种私人教师完全可以转入地下,这样对普通人的子女更不利——如果老师只能小范围授课,补习班更让工薪阶层上不起,而有钱人则不受影响。如此,则孔夫子的“有教无类”都做不到了。

令人担忧的是,这类政策效果不好,有些人会把问题归于高考身上,好像因为高考所以补习才屡禁不止。这样,再把高考取消,录取靠出身,贫下中农优先,白卷英雄张铁生又能归来,文革的政策走了一圈又回到起点。同时,最近滴滴和教育类上市股票说没就没,又给海外投资者们上了一课,资本市场和制造业慢慢拖钩的效果还在后面。

24人评论了“子不教,父之过”

    1. 普通人要么以5-10年为单位投资优质国家的股市指数,要么就放定期
      因为普通人进市场就被当韭菜割
      普通人也没钱移民
      国运不好的时候,普通人只能跟着完蛋
      50年和香港边境开放的时候,因为出去的人少
      后知后觉的普通人要出去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1. 重仓中海油服和越南还有xop,坚持就是胜利。老龄化还有5-10年,短期制造业还有优势(中低端机电,还有通讯,工程机械),整体上快禁不住房地产和央企吸血了。这个改革跟放开三胎一样,都是底下人的献礼工程,地下做事的找一条容易的路,再忽悠着跟boss的目标连上皆大欢喜,有关系的把油水分一分,苦力也乐于划水混日子,这就是放羊式管理的样子

    1. 化工也可以,后期要看东南亚的投产情况,化工一个流程钱到位投产大概3-5年,煤化工,石油化工整体产业链十年都不止,金属冶炼投产快,加工也好配套,内地工资3000-4000,小机械设备也做的风生水起,越南工资1000-1200也不便宜了,内地土地也便宜,有的三年免税两年减半,水源电力也稳定

      1. 中西部城区清洁工2000块,我老家村里清洁大妈500块一个月,镇上零售服务业1500+,长三角这些地方,上海基本人力也不过3500-4000包吃住,这真的是老龄化缺人力吗(其实是的,因为所有的招工条件年龄一升再升,40周岁以下常规,有时候45周岁,投资这些就业大户的资本本身赚不到钱,所以只能低成本降要求)至于创造的财富去哪了,电力石油通讯烟草邮政保险公务员待遇就是答案

        1. 大炮黄油的问题,大小红星说国家没有大炮就没有话语权难立足,相对黄油就少了,黄油真的少了吗,一个卷烟厂一线二十几万一年跟上美国工资了,更别说上面了,黄油不是没有,是有个喊着让你学习树立的无私奉献榜样那一群自己吃饱还要千秋万代。有些人提出国内唯一大势力,dang,和平改革(瞎jb扯,有点脑子就知道垄断企业改个p,第一步反垄断就没戏还搁那儿洗脑呢)

  2. 我觉得取消得很好,取消课外辅导本身就是减少内卷的好方式,又不是取消教育。本身不取消有钱人跟工薪阶层就处在同一起跑线了吗?就算都能补课,有钱人也是出更多得钱请更好的名师补课,或者1对1单独授课,反正有钱方法多得很。

    至于是否拉美化,我感觉这种问题就很简单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国运之争,拭目以待。

    1. 有高考或者出国在,补习是刚需,取消不掉的,最多取消掉明面的补习,几百人的大课那种
      国运的事情嘛,没法移民的普通人只能用屁股决定脑子,而有能力的早做好了几手准备
      换句话来说,1950年资本家等国运也去香港甚至美国去等,而不是在三反五反的刑场上等

  3. 请问星主,”资本市场和制造业拖钩“是因为资本被天朝政策风险吓跑了吗?

    最近滴滴和中概股被打压的事给我另一个感觉是,当局想要把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赶回港股
    和a股市场,可能也想在表面维持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
    不知道皇帝说的,“我们要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
    对资本来说还有多少说服力。

    1. 制造业是因为优势渐渐失去,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当其他国家人工成本减半的时候。
      当然,因为中国劳动力素质还是比较高的,能减缓这个优势的丧失,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抵消关税带来的加速……
      比如说今年在美国买的纺织品已经少见到中国制造的了。
      资本市场来说,外界投资支持中国建设已经渐渐风险大于收益,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恒大,10年前外资认购股票和债券较多
      现在投中国,教育、房产都是雷,高科技也是雷,等等。

  4. 个人认为,针对校外培训的政策,很难成功吧,这边中考的录取率比高考低的多,有巨大的需求在这里,除非把中考录取率提高,不然很难成功。

  5. 只要是能促进大多数人的公平就是好政策,而且就损害而言,除了一众教育股,我没觉得对普通人有什么坏处。
    我觉得国运这种事情,还是就事论事。
    在资本这里,无非就是投资有没有前途的事。
    国内又不是没有资本家。
    也不缺依然大规模重仓的资本。
    反正是否拉美化,都是有生之年可以见证的。

    1. 很多时候政策对普通人的损害,普通人是看不出的,所以才会有这出
      比如,本来能上几百人大课学英语,现在就课本那些英语水平,妥妥内循环
      哪里都不缺资本家,拉美也不少
      但是大多数人又不懂何为资本,以为法币=资本,央行印钞=创造资本,唉

      1. 我对何为资本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估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需要星主写一篇文章来加深理解。
        我自己认为,如果用人体类比经济体的话,资本就是血液,输入一个器官后,会有产出,
        又流到其他器官。还有个比方,一个人在1948年的上海有幢楼,他拿楼抵押贷款去开工厂,
        这幢楼就是资本。但到了1958年,这楼充公了,领导给了自己亲戚住,这同一幢楼就不是资本了。
        资本的存在和运作都需要相应的制度为保障。

        1. 这是一个好例子
          在我看来,大致上来说,资本是产生回报的资产
          这幢楼在48年和58年均产生回报,因为其提供的服务是实实在在的(让人居住)
          只是在1948年,那位仁兄一般来说,会追求回报的最大值。在这个例子中,他将一部分楼抵押,换成其他生产资料
          这样,资本的未来服务的折现,可以更快让社会储蓄者的资金间接换成更多资本(生产资料)
          1958年那楼也是资本,国家资本为某官员的亲戚服务,但没人在乎回报率,而全社会这样,导致经济增长低下
          这样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如果改制成功,这幢楼在合适的人手里又会开始最大化
          这也是为什么开放以后的中国经济增长非常快,不光都是外资进入(贸易顺差、资本投资),因为人才是有的,资本其实也有不少,只是之前没人追求资本回报最大化,错配严重。而原来一些亏损的国营公司,突然在合适的领导下能够变得盈利颇丰

          1. 游几——杀猪的

            1958年那楼也是资本,……导致经济增长低下——1958年经济增长率为21.30%,59年8.8%,60年-0.30%,61年-27.30%,62年-5.6%,63年10.2%。国家资本主义领导人不瞎鸡巴搞,经济增长率是不低的!
            而原来一些亏损的国营公司,突然在合适的领导下能够变得盈利颇丰——自由度增加了!帕累托改进!

  6. 同时,最近滴滴和教育类上市股票说没就没,又给海外投资者们上了一课,资本市场和制造业慢慢拖钩的效果还在后面。

    拖钩–>>脱钩。

    博主用的是是拼音打字法。

  7. 同时,最近滴滴和教育类上市股票说没就没,又给海外投资者们上了一课,资本市场和制造业慢慢拖钩的效果还在后面。

    拖钩–>>脱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