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的最大政绩——宁静革命

全体中华民族应当为之骄傲

在李登辉开始担任副总统的1984年,中华民国在台湾仍然在沿用国民党一党专政的体制。虽然有陆续民间要求政治改革的声音,但是对比起国家机器的实力来说,实在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但是经济的发展往往带来更多平民阶层的政治诉求。这时候,体制的走向基本上有两点:

  1. 继续高压,动用更大的国家资源保持体制的稳定
  2. 走向民主,把民间的分歧拿到媒体上和议会中解决

其中,大多数一党制的体制都会选择继续高压,原因也不复杂:既得利益实在太大。权力是个好东西,一旦尝到权力带来的各种好处,在主动让贤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同时除了利益之外,更有人身安全的考量,比如:

  1. 转型民主,是否党内会有人发起政变
  2. 就算民主转型成功,在野之后会不会因为过去的黑历史而遭人清算

由于转型民主既困难又没有太多的直接好处,所以由顶层设计成功从专制转型民主并安全落地的事例实在不多。而被大陆长期痛斥的李登辉,最大的政绩就在于此:在1980年代后期开始,其主导的一系列和平政治改革和民主化运动,史称宁静革命

先总统和领袖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作为副总统的李登辉正式接掌“中华民国总统“之职。而从1987年开始,蒋经国做了两件大事,开启了中华民国民主化的进程:

  1. 在1988年1月1日,正式解除了党禁与报禁
  2. 在1987年7月15日,正式解除了台湾1949年以来的军事戒严令,戒严令中“造谣惑众“与”扰乱金融“等均可处以死刑。基于这份定义宽泛的戒严令,国民党长期可以用各种理由抓捕异议人士,搜刮民间财产,等等

但是这两项工作做完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已经完成。恰恰相反,蒋经国只是开了一个头,最多算是一个铺垫,而剩下的民主制度的建设没有开始。其中最重要有两项是不得不做的:

一、结束《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是1947年国共内战时期发布的紧急状态动员令,其名义上是“厉行全国总动员,以戡共匪叛乱“的为期两年半的”临时条款“,权力甚至位于《中华民国宪法》之上。条款的核心其实只有一条,即在紧急状态下总统不受限制的权力:

總統在動員戡亂時期,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為緊急處分,不受憲法第三十九或第四十三條所規定程序之限制。

其实共和国赋予最高执政者不受限制的权力早有先例。在古罗马共和国,在紧急状态下可以授权临时的“独裁官“,有着内政和军事上极大的权力,主要为了夺取军事斗争的胜利。国共内战也是相似的情况,只是因为战争一直没有正式结束,变成了两岸僵持状态,因此内战戡乱的“临时”条款就这样实行了几十年,到了蒋经国去世都没有废除。就是这个“临时条款”,规定了中华民国总统可以名正言顺地大权独揽并不受宪法中的任期限制,成为了“蒋家王朝”的法律基础。

二、结束“万年国会“。根据《动员戡乱条款》,”自由地区“(主要指台湾)的民意代表需要定期选举,但是大陆”沦陷区“的民意代表则因为处于内战之中而无法改选。这样事实上造成了国会大多数席位被1947年选出的“沦陷区”省份的第一届” 国民大会代表 “、“立法委员”等占据,完全无法体现台湾民意。加上总统根据《戡乱条款》有改选“沦陷区”这些代表的权力,所以这些代表和总统达成默契:他们完全不反对总统的提案,总统也从来不替换他们。这样造成了直到80年代,这些法理上的“民意代表”已经垂垂老矣,提着尿壶还去举手通过“立法”的闹剧不断发生。

“秋海棠”每个省都出代表,台湾省势单力孤

所以李登辉如果心中不同意制度化民主转型的话,其实不需要做任何事就行。《戡乱条款》已经明确规定总统的职权几乎不受限制,也没有任期限制。《国民大会》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傀儡,只要不断任命“沦陷区”的代表就可以保持自己操纵绝大多数的立法代表。至于党禁报禁,分分钟可以动用司法部门以“诽谤罪”抓起来,最不听话的关它个十年八年就老实了……

但是如果有人看到这里,又把李登辉的总统位置想象地非常稳固,则太天真了。毕竟民国总统当时6年一届的选举,在操作上需要国民党内部产生一位总统候选人提名人选。李登辉因为蒋经国于1988年的离世才登上大位,在1990年的总统选举年份中尚且根基维稳,于是遭到了国民党党内各方反对人士的挑战,即1990年的“二月政争”事件。

“二月政争”事件,简单说来就是在180名国民党中央委员中,有近一半反对李登辉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而矛盾的根源来自于“台湾本土化”。自从国民政府败退台湾之后,一直有像李登辉的“台湾本省人”和大陆败逃的“外省人”的矛盾。这其实很好理解,台湾本省人并不想“反攻大陆”“克复中原”,他们乐于承认内战造成的两岸分治的既成事实。而经历过内战的大陆移民则广泛拥有大中华思想,让他们承认民国仅局限于台湾的事实是困难的,他们只是被迫在台湾居住,而并不认同台湾人的身份。李登辉作为第一个台湾的本地人总统,在一个充满从大陆来的“外省人”的党中,被公开挑战也是合理的事。

渐渐地,每次竞选号召“本土化”成了一件生意

顺便提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老一辈大陆移民的逝去,台湾本土化是无法避免的。毕竟台湾除了无法与大多数国家官方建交之外,和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事实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个国家从立法、行政、司法、税收、军队、外交都基于台湾国民意愿的情况下,要求台湾民众保持大中华思想,把自己看成是中国的一部分,基本上不现实。如果大陆要想结束台湾独立的状态,主要有两条路:

  1. 大陆有能力用武力统一台湾,台湾或不战而降或被武力击败
  2. 大陆的人均生产力高于台湾,并且台湾认同大陆体制和理念,造成人心思归

现在,大陆并无能力在美国可能干预的可能下用武力统一台湾,而大陆人均经济生产力又远远落后于台湾(落后30年左右,今日大陆水平为1990年的台湾),台湾人自然难以认可大陆的发展模式,而转而支持台湾像一个独立国家运作的既成事实。

回到李登辉的反对者们。除了差点在党内被“外省人”挤掉以外,在民间的反对也很多。党禁报禁打开之后,加上1989/90年的经济放缓,社会上一下子多了许多要进一步落地民主制度的声音,在1990年国民党内部选举期间发生了“野百合学运”事件。3月中旬,学生赶到台北中正纪念堂广场抗议,要求解散“万年国会”,废除“戡乱条款”等。短短几天,示威学生已经高达数千人。3月21日,李登辉此时刚处理完党内反对声浪,当选为中华民国第八任总统。他看到广场上乌压压的示威学生,摆在面前有几个选择:

  1. 和军方合作强力清场
  2. 表面答应合作,实际拖延政策
  3. 与民主派合作

这不是北京,这是1990年的台北

其中(1)或(2)虽然会使自己变成独夫民贼,但是毕竟总统当时有6年任期,在6年中通过不断加强宣传管制,打击党内异己,最后名正言顺当一个终身制总统还是有希望的。但李登辉没有这么做,他选择通过与民主派合作,主动继续政治改革,等于用高涨的民意压制党内的反对派。

除了和民主派合作可以压制党内反对派之外,和平民主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好处就是应对来自美国的态度变化。80年代开始,中美关系不断上升,而台湾则反之不断被孤立。在这个大背景下,民主化可以使得民国的体制真正符合局限于台湾发展的现实,并减少内乱风险。同时民主改革又可以占据美国民众心目中的道德制高点,使得美国不会轻易做出放弃台湾的决定。

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李登辉需要做出改变历史的选择。

1990年3月21日,李登辉在总统府接见53名学生代表,倾听意见,最后形成几点政改共识。会议之后,广场上的学生在看过双方会面的录像带后,进行分校讨论。最后,校际会议以22:1的压倒性投票数,决议于22日早上宣布撤离中正纪念堂广场,此次学生示威正式结束。

而李登辉这边也说到做到,10多天后的4月3日公布国是筹备委员名单,4月14日召开第一次筹备会议。6月,国是会议召开,与会各界代表除了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外,还包括民进党领导人和海外黑名单人士。此次“朝野协商”针对“国会改革”、“地方制度”、“中央政府体制”、“大陆政策与两岸关系”、“宪法与临时条款修正方式”等五组议题逐一讨论,最后达成“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回归宪法”、“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修宪采取一机关两阶段方式”、“修宪以《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名之”等共识,并一一透过法定体制逐一落实。

1990年,国是会议,李登辉和昔日政治犯握手

在国是会议召开之后的几年内,台湾的民主制度飞速推进:1991年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并国民大会全面改选,1992年立法院全面改选,1994年开放省长、直辖市长民选,1996年首次总统直选,李登辉当选,成为中华民国在台湾第一任民选总统。至此,台湾经过数年正式落实了民主化的基本框架,不经过流血完成了“宁静革命“,并从客观上大大巩固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统治。

如今岛内批评李登辉的人集中于两点:第一是在民主化之后,黑金政治盛行。一些政治人物利用黑帮或贿选等手段,威胁利诱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势力,进一步取得民意代表或政府官员的位置。而为此,李登辉被不少人冠以“黑金教父“之名。但是这些批评的人很少提及的是,所谓黑金政治,只是台湾在一党独大统治下,社会各个方面多年积累的腐败在民主制度下曝光而已。黑金政治从幕后走入前台,其实并不是倒退。如果民主法制工作得当,曝光可以加速进一步完善各项制度。从这个角度说,李登辉其实从根本上打破了国民党“自我监督,腐败不断”的怪圈。如果他真想做”黑金教父“的话,当年拼一下终身制就行:整个权力体系都在他掌控的前提下,金钱又算什么东西?

第二点是有些人说,蒋经国是真民主,李登辉只是顺应潮流。有这些想法的人基本上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从古到今多少人贪恋权力,恨不得说一不二,“一句顶一万句“。不说别的,看看如今大陆国企的科长就知道,凡是有芝麻大小的一丁点权力,都要把它发挥到极致。而李登辉当年面对的体制,不用更改就直接明确终身制大权独揽的情况下,一步步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把民国改成一个适应在台湾执政的现代政治制度,这在世界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现象。而我倾向于相信,李登辉不流血而完成民主化的”宁静革命“,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陆会受到更多人的尊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才是中华民族的华盛顿。这是全体中华民族都应该为之自豪的事情。

国父的理想终于基本实现

附:台湾人均GDP变化,2020年之后为预测值

已经比沙特还高了

27人评论了“李登辉的最大政绩——宁静革命”

  1. 以前看和平统一还有希望,现在看完去是越走越远。实际美国经济文化对台湾的影响远比大陆高。台湾改革成功,美国外力影响其实挺大的。
    中国这种中央集权大一统的历史惯性太强,体量大外力不足的情况估计改革就很难了

    1. 确实如此。改革开放刚开始落后台湾30年,现在还落后30年,现在中美闹翻可能差距越来越大,但是禁不住一群屁民自我感觉良好,在一个运动员/裁判/足协3合1的体制下有滋有味。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说,看到贝鲁特爆炸庆幸自己在中国,比黎巴嫩大几倍的2015年天津爆炸巨坑已经忘了……

  2. 我们大陆要改革确实很难很难,最大的困难我觉得在于改变我们自己的价值观上。网上有个段子说的显而易懂,说是要想知道某个地方的价值观,看看当地建得最漂亮的公共建筑是什么就知道了,如果是教堂,说明重信仰,学校,说明重教育,而我们是“衙门”,全国上下,无论边远山区,还是沿海富硕之地,最富丽堂皇的往往都是各种“衙门”。我们对权利的崇拜真的是刻在骨子里的

    1. 说的很好呀。我觉得媚权其实到处都有,可能属于人性吧。在美国公司虽然开明,但是也有不少靠拍马屁业务一般上位的。所以说文明的标志是如何让权力互相制衡,以至于不媚权的人靠本事也有很好的出路。毕竟很多真正有能力的人恃才傲物,乔布斯/马斯克在中国估计根本无法做出点事……

      1. 在中国就算做出点什么最后也不一定是自己的,权力是个好东西,可以理直气壮的巧取豪夺,某种程度上讲,很多那些出走海外的企业家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把不爱国甚至叛国的帽子扣在他们的头上确实有失公允。

        1. 哈哈是啊,中国目前一般不能上10亿,否则就像待宰的猪……有一天真有法制我肯定愿意投资中国,不过在此之前嘛……你知道的,过去10年所有人问我,都回答一律不投

  3. 经贸人口早就流动多年,高层只是演给底层看(不然底层怎么安心贫乏的搬砖生活为搬砖奋斗一生)精英治国是最好的(提一下杰克韦尔奇)普选也不是必要的(容易被财阀操纵)。不想看这么大的问题,只想安心的过小日子(其实现在朝鲜和韩国打起来,没外人参与韩国铁挂,军国主义干掉民主体制,游牧文化消灭农耕文化,不知道多少次去哪说理去。长期,长期我们都死了)

    1. 现在朝鲜怎么可能打得过韩国……朝鲜只有轻武器和传统火炮,韩国科技领先几十年,你这话和张绍忠水平差不多(伊拉克人民战争,萨达姆诱敌深入)哈哈

      当然,用核武器肯定外力会介入,假设不成立

    1. 真打周边日本韩国东南亚吓死,到时候团结搞你,政府真会玩就该往东南亚输出资本抢占先机,而不是喊出什么带什么路的给二代洗钱(可能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打不起来)还搁这儿演搬砖韭菜,离离原上草,不剪白不剪,反正明年又一茬,这茬不剪浪费

          1. 内部压力肯定很大,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权贵及其门下走卒的感受是最迅速直观的,但会导致内部核爆不太可能,内部核爆就相当于解体了,目前条件下远远达不到,因为这些年来还是积累下了一些家底的,内部核爆只有当好牌出尽,穷途末路,人心思变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当到了这步,华夏大地肯定是满目疮痍了,因为寄生生物不把宿主最后一滴血榨干是不会消失的,存续是本能,在消失前,会没有下限的使出所有手段,想想那场景就觉得。。。。。。

  4. 对华盛顿了解不多,
    想请教im,华盛顿当年在没有外部约束的情况主动step down,纯粹是因为他的理想和品格?
    他是不是很了解罗马共和国和Cincinnatus这样功成身退的人?

    1. Chernow有一个很好的传记……确实他了解Cincinnatus,Society of the Cincinnati现在还运营呢,辛辛那提城市也是纪念他。

      他从英国殖民地的议会制开始就信奉贵族民主,成了总统之后把头衔定成简单的Mr. President。

      当然有一个原因退位是个人财政状况:当总统没钱,所以家里的地要管,而他也是在一天管奴隶干活之后得了风寒死掉的。

      本来我是想写一篇Cincinnatus的。

  5. 支持支持!
    因为对西方历史和制度的无知,很多人还是觉得“赢者通吃”和“打天下,坐天下”
    是理所应当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