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2

一言难尽2

“央行在复苏初期释放的货币越多,此后出现的价格体系紊乱和实际利率上升就愈发严重,货币退出空间也就越逼仄。”

问答1中我说过,事实明显不是这样的,因为释放的货币如果造成产能过剩,反而会造成紧缩的效果。就像2011年以后的大宗商品,总的来说10年熊市,尤其是15年底或16年初,差不多由于价格太低,许多生产企业甚至有可能破产,导致央行被迫印钞,稳住局势。

“2016中美一定要给俄罗斯一个喘息的机会,不然一定会爆发大战,要么商品价格反弹,要么继续打仗,商品价格一反弹俄罗斯就从叙利亚撤军了。世界政治就是经济的一个缩影”。

商品大跌那么2008年为什么不给俄罗斯机会?大宗商品只是全球经济的很小一部分,基本没有左右地缘政治的能力。不相关的东西硬凑到一起,绝对是想太多了。俄罗斯确实不想油价下跌,但问题是能让油价涨的,主要还是要看沙特的态度。总的来说,美国对沙特的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2008年,油价接近150美元的时候,沙特就曾经拒绝美国增产的建议)。中国为什么要油价上涨?嫌两桶油亏的不爽?再说乌克兰有限的军事冲突能世界大战么?这话如果当俄罗斯直接灭了乌克兰,大军与北约直接对峙于波兰边境再说,还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可能。

“大家心里很明白,今年经济好不好,得看房地产投资,财政刺激,外生经济加速器。2016一定是全面增长的一年,道理很简单,本届政府前面经济逐级下滑,2017要换届,想对经济有所作为只有今年。不管政治的需要也好,经济的需要也好,都出现了可以反弹的条件。”

写这段的人估计是忘了2016年初中国股市的熔断。有了2015年股市大跌,和2016年初的熔断,才有了强力出手,之后反弹加稳定的效果。中国的”连任“和经济好一点差一点没有太多关系。

“1、 K型结构,普通人收入没有增长,这决定了对通胀的承受力有限。因为供应和货币刺激,通胀当然会短期抬升,但是消费力能不能承接得住通胀?”

看不懂什么叫消费力能不能承接通胀,因为消费导致通胀。猪肉价格高的时候也承接了,低的时候也承接了。

2、美国的货币空间还有多大?在我看来,一旦复苏(ppi,cpi明显增长),美联储的货币空间受到掣肘,一旦被迫回归中立,消费端热度消退,价格高企的原材料,降温的消费,被夹击的中游,这是中国上次的历史经验。美国作为全球央行,有将货币分摊给各国的优点,但在我看来,将来怕也会受制于此。

美国货币空间趋近于无限。CPI增长,央行完全可以提升名义利率而不提升实际利率,让子弹飞一会儿。鲍威尔说的对称2%就是这个意思。

美国最近敲打俄罗斯,原因是什么?美国印这么多钱,资源国不涨价可能吗,资源国涨价美国不爽啦?

俄罗斯在俄乌边境又集结军队,冲突有升级趋势,当然要警告,否则自由世界的老大眼看着俄罗斯灭了乌克兰不成?

美国对日本排放核废水无所谓,为什么?日本现在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人,本子你别抛美债了,大家坐下来好好谈(另一个具备左右美债收益率实力的是中国,后面再说)。

日本排核废水就像在一个奥林匹克游泳池里滴了一滴尿液,而且早排晚排都要排。最恐慌的当然是日本国民自己,但是如果有其他可行的方法早就做了,拖到现在不就是没办法么。而且,中国没有左右美债收益率的实力。就这点美债,美联储一个键全收了。美联储自病毒肆虐以来,已经印了超过2万亿美元,中国全部美债也就1万亿,你算算你抛多少的量能让美联储接不了盘?

10人评论了“问答2”

  1. 说到底就是一般等价物和交易,最后导致的供给需求循环。现在信息太多了骗子多,故弄玄虚跳大神(人和人还是不一样,自己没有怀疑验证思想的,争来争去无非是好胜强迫症)

      1. 游几——杀猪的

        傻不拉叽的——现在是通缩少人买才短缺涨价,扩个屁的产能,去产能还来不及呢!华为不是被去了产能吗!现在特斯拉又来了。

  2. 请教星主,管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样吗。为什么管理国家不能独断专行,可是现实中做的好的企业,像格力,恒大老大那都是独裁者。我看特斯拉,脸书,亚马逊老板都是独断专行。

    1. 有点不一样
      1、国家的政府有天然垄断性,一旦独裁,独裁者会变成所有人的反对目标,于是很大一部分精力要内耗,找出并消灭反对自己的人。公司就没这个问题,员工大不了走人,再怎样也不太会武力解决
      2、国家的规模比公司大很多,尤其是大国,上百万,甚至千万的雇员,这与一个大型公司数万人有数量级的差别,所以管理能力有非常高的要求
      3、国家的传承机制比公司重要的多,一个公司倒了无所谓,市场上有竞争者,一个国家乱传接班人,富不过三代的话,整个国民就可能受很多罪,而独断专行的人传位给平庸的人是很常见的现象

      1. 游几——杀猪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孔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钟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最怕的是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少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