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

种子供需摆在那里

感谢ghb的评论,我查了一下种植面积,因为杂交稻的每亩用种量少很多(40%普通稻),因此目前估算的杂交稻面积经过今年的下跌,在35-40%左右,比之前的25%高不少,完全是本人的错误(显然,我做的农产品不是大米,哈哈)。

不过,幸好这并不改变主要结论。就算杂交稻是50%的种植面积,水稻总增产10%来算,由于水稻是粮食总产量的1/3左右,所以杂交水稻对于总粮食影响在3%。“杂交水稻养活14亿人”比较夸张了(尤其是消费者一般不直接吃杂交稻)。

顺便贴一下19年末,对于2020年的种子供需的官方指导意见(并且注意到杂交水稻需种量近年来一直大大低于制种量):

(二)杂交水稻种子依然供过于求,行业转型压力加大。

从总供给看,今年杂交水稻制种面积大幅回调,单产略高于去年,新收获种子2.4亿公斤,加上期末有效库存1.6亿公斤左右,明年可供种子总量仍保持4亿公斤左右高位。

从总需求看,优质常规稻挤压效应持续,直播稻、双改单、再生稻面积将继续增加,稻田综合种养在一定程度上变向调低水稻种植面积;同时今年维持去年最低收购价水平,但实际收购中部分地区达不到该收购价格,加之水稻实现大规模优质优价仍需时日,农民种植水稻的比较效益和积极性持续处于低迷状态,预计杂交水稻种植面积继续小幅调减,亩用种量保持稳定,明年总用种量在2.1-2.2亿公斤左右,出口稳定在3000万公斤左右,期末余种仍1.6亿公斤左右,供过于求的程度不减。

从市场走势看,全国杂交水稻种子市场滞销品种大规模转商出清、优质品种市场规模迅速扩张并行的态势已经确立,水稻种业结构转型阵痛加剧,库存积压品种的市场份额继续大幅下降,优质食味品种份额持续加大、扩张速度或更加迅猛,种子价格分化继续加剧,但各地需重点关注优质品种大面积种植蕴藏的生产风险。

24人评论了“更正”

  1. 要说东亚传统问题,估计是平民阶层觉得这种特权是正常现象……

    星主,那为什么俄罗斯,白俄罗斯,也可以独裁呢,

  2. 刚才查了一下,每亩用种量,杂交稻明显比常规水稻用种量少,杂交稻在1*5左右,常规蹈在4左右,你给的图这么一算,杂交和常规蹈面积种植差不多吧

  3. 大力减仓油气,等着小批量建仓贵金属(坐等美股大跌,其实天朝房地产跟美股是一根藤上两个瓜,死了都得死)

      1. “债务经济时代你不只能享受经济的好处,不接受债务经济带来痛苦,世界变化,美,欧,日,印正在主导世界经济历史进程,也就是说制定新的经济,贸易,税收规则政治秩序排除中国,香港很多欧美日财团已经去新加坡。很多产业都会痛苦”今晚在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段话,有点感触,他应该和你年纪相仿,16年从华尔街回来搞量化对冲基金,今年现在做到了中国驻海外最大的能源基金,不知你俩认识不?但有一点我觉得疫情让美欧日印所倡导的秩序在逐步走向瓦解,中国赢得难得机遇,你怎么看?

          1. 那是我没那么悲观啊,他确实说到一些现象,不过我觉得危中有机吧,就像年初很多看空中国的人说人民币今年要贬值到8一个样

  4. /美国是消费与创新驱动, 中国先后经历出口、投资, 正向消费与创新驱动转型. 未来中国超越美国有两个路径:1. 彻底转向消费与创新驱动, 中美GDP增速之差缩小, 中国超越美国更晚, 一旦超越就不可逆; 2. 延续过去十年投资和消费驱动, 中美GDP增速之差保持不变, 中国更早的超越美国, 只是这种超越是可逆的. ​/

      1. 游几——杀猪的

        不对——这是合谋抢劫,抢中小国家的钱,其实跟国内去产能一个道理,癌细胞要吞噬一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