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合作(中)

蜜月时期

上篇提到,当时国民党在南方实行“用矿换枪”,换来了中德合作,但是一开始的合作并没有太大的规模。国民党这边确实急需军火和教官,用武力推翻受国际承认的民国政府,但是反观德国这边,却并没有大规模对钨矿的渴求。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德合作一开始,国民党的兴趣很强烈,但德国方面却不温不火,这里面的关键原因在于一战后限制德国军事发展的“凡尔赛条约”,其中规定:

  1. 德国军队数量不能超过10万人
  2. 不能研发坦克
  3. 不能参与军事贸易
  4. 不能有空军及潜艇等等

这样苛刻的规定,导致德国无法发展一支正常规模的军队,而又因为钨矿的需求主要在军事方面,德国对于钨矿的需求于是大大减少,对用枪换矿的交易也兴致有限。同时,凡尔赛条约中对德国军事贸易出口也有诸多限制,所以就算德国想大规模出口枪械也难,最多派一些军事顾问帮助国民党。

因此可见,只要凡尔赛条约存在一天,德国就无法发展正常军事力量,而中德合作作为一个德国扩军的“衍生产品”,自然也就不能有什么广阔的前途。但是想要移开凡尔赛这块绊脚石又谈何容易?德国战后的经济由于赔款和制裁完全崩溃,德国法币通货膨胀成为废纸(1921至1923年,德国金马克贬值了1万亿倍),根本无法有足够实力和列强重新讨论修订凡尔赛条约的计划。

50万亿金马克纸币

正在中德合作铁定无法有什么巨大成就的时候,谁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战结束后的德国经济长期混乱,反而对结束凡尔赛条约起了效果,虽然这效果一开始绝大多数人都没能察觉出来。在1921年德国通货膨胀高企,民不聊生的时候,有一个无名小党 “德国工人党” 改组成为一个更拗口的名字 “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 。在奋斗10年之后, “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 在29年大萧条后迅速崛起,得票率由大萧条之前的3%一跃成为1932年的近40%,成为国会第一大党。看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 “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 简称纳粹党,党魁就是希特勒。

本来,希特勒的权力之路也没法来得这么顺。毕竟他竞选德国总统失利(当时德国总统是有实权的),总统获胜者是前陆军元帅兴登堡。但是他的党是国会第一大党,兴登堡也得与之合作,把德国总理的职务给了希特勒。更关键的是,兴登堡当选已经84岁了,没过两年就去世,把德国的权力真空都留给了希特勒。

希特勒上台后面对德国政治经济混乱的局势,立即大刀阔斧改革,失业人口从1932年的6百万降至1936年的1百万。同时于1933年,希特勒宣布退出国际联盟,并于1935年宣布扩军至60万。由于扩军,德国对钨矿的需求大大增加,自然对中德合作的兴趣猛增。

中国发展靠这个人

于此同时,国民党这边对于中德合作的需求也可谓迫在眉睫。在1928年北伐结束,名义上推翻之前的北京政府以后,国民党政府在国际上也极为孤立:

  1. 美国历来实行孤立主义
  2. 英法两国大萧条自顾不暇
  3. 1927年清党以后,国民党和苏联翻脸
  4. 1931年918事变,日本占领满洲

这时候,面对强大日本的军事压力,国民党非常需要一个有力的外援,而正好于此同时,德国也摆脱了凡尔赛条约的桎梏,于是两方一拍即合,成为中德双方的合作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1933年,战功显赫的冯·塞克特将军到达中国。他曾经在一战的东线屡次击败俄国,又在一战后成为德国军队的实际领袖,实现其普鲁士精英军队的建军思想。

德意志防卫军之父

塞克特到中国时间虽然不久(1935年因身体原因回国,1936年逝世),却出谋划策成就了一件大事:第五次围剿。当时前四次围剿江西叛乱均失败的情况下,塞克特向蒋介石提出不要着急,要依靠军事实力修建碉堡,步步为营,系统性包围叛军。红军的重武器少,攻坚能力十分有限,所以攻打碉堡会遭受重大伤亡。这个战术最终十分奏效,在一次次攻坚遭遇重大损失后,红军无法战胜围剿,被迫“战略转移”。

德国同时大幅加强了在华直接工业投资,1934年在柏林成立的“合步楼公司”为中国军备提供资金,技术和生产设备。之前,中国的大量步枪是1888年的“汉阳造”,在经历50多年以后,终于迎来了升级,基于毛瑟步枪的“中正式步枪”。德国顾问团亦大规模提升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水平,训练“德械师”,组建工兵、汽车、炮兵等专业化军队。

但是在中德黄金时期的背后,同期已经有不少阴影显现。1936年,德日成为《反共产国际协定》的缔约国。从《我的奋斗》开始,希特勒的终极目标一直是向东为德意志人获得生存的空间。而肯与其左右夹攻苏联进行扩张的国家只有日本。所以日本同中国一样,对德国也有相当的重要程度。鱼和熊掌兼得该多好,为了中日的和平,德国马上需要对此做出相应的努力。

14人评论了“中德合作(中)”

  1. 一边债务要爆,一边大宗大涨。这就是财政货币政策双失灵,滞涨,跨年还要降准降息(11cpi-0.5%创新低,外汇储备创新高)。结论是大家都很惨,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拖一天是一天

  2. 川普希望越来越小,借德州也只是招势。可能最后的希望是用个人魅力,让各州选举代表改变意向,处非他能在未来四年能干的出伟大的事,能成为伟大的总统,要不没有会为他做失信于人的骂名。

  3. 想请教大神个问题 ,资金流动性这么泛滥的情况下,大A股会来牛市吗,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是很大,毕竟现在好多股票估值都已经高高在上了。股市吸纳不了的话,会不会又转到炒房的老路上去了,但似乎房住不炒政策还很坚定,这么多钱怎么泄压呢

    1. 一直是这个循环,一放慢就放水,然后各个市场轮流提高,和实体经济关系也没那么大……
      房市来说,除了限购放开,可以弄死开发商,让他们不造房子,库存就慢慢消化了

      1. 下半年摸底债务,就怕爆雷引起一连串,昨天还以为美国喘过气来了,遗憾还没有,好事儿是稀土还可以等再便宜一点,基建小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