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

历史的局限

在《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于2005年出版的时候,大多数的民众看到这个标题,仅仅觉得这又是一次“伟光正”式的自我吹捧。本朝不管发生了什么,总能把所有事情,不管好坏,总结成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仅仅从语言的角度上来说,一个个胜利的描述倒是符合从太祖当年亲笔回复以后的副统帅“红旗还能打多久”的传统“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因为再大的灾难,得到的一句评语也只是“胜利之前的些许弯路”。本朝从1949年到1979年走了那么多的弯路,以至于后面的20多年确实走上了些直路,但那普遍在20年前并未被归结为江泽民的功劳:好像“改革开放”是不用证明的公理,因为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任何人坐在那个位置上都能把中国带到期盼已久的直路上。

近20年后,当体制的腐败与僵化进一步加深以后,以至于连经济方面的改革也基本完全停滞以后,再回过头来看,《他改变了中国》倒越来越不像外国人捧臭脚式的夸大,而是越来越像一种对客观事实的描述。20年前那种相信改革会越来越深化、国家会越来越好的天真已经被看破这个体制的荒诞和不公的犬儒主义取代。傻乎乎的一些人还能咀嚼宣传机器反刍出的“正能量”,但更多的人只是不说话了——说了风险大,而且又能改变什么呢?目前急需的只是沉默和服从,而其他的品质只能给自己带来危险。“邦无道免于刑戮”而已。

那么自然的问题是,为什么90年代的中国还能改变,而现在一提到西方就是“邪路”呢?有不小的原因是江泽民作为旧社会“日占区”的大学生,对美国的文化和制度均有好感,而这“资本主义的尾巴”在建国后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深深地隐藏起来,却从未消失。当春暖花开之际,江泽民心中文明的种子再次发芽:他知道葛底斯堡的林肯说了些什么,也会用还说得过去的英语和华莱士记者“谈笑风生”,还会回忆起在1945/46年演奏夏威夷吉他等等——这些并不都是纯粹在外交层面的逢场作戏,因为英语的水平和吉他的演奏并不是60岁以上的人可以现学的。总而言之,江对于文明社会,是在美国的影响下有自己的理解的,对于推广英语的学习和对西方文化交流,也是诚实的,并且是愿意中国以美国为师发展的。(对了,他曾写过《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

当然话说回来,想要改革一些积弊,在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仅仅靠一个人开了眼界是不够的,靠的还是整整一代人开了眼界。70年代末国门刚刚打开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活在了大号朝鲜,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各方面差距像行星之间的距离那么遥远。大家发现,之前的毛派原教旨“红旗插满全球”“解放全人类”此类的口号只不过是中国传统的愚民节目,整个社会从50年代在朝鲜半岛和美国打平的迷之自信变成了谦逊甚至自卑:可能上一次中国人如此谦虚全方面认识西方文明的威力,还是在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之后。

但中国的悲剧往往如此,这个民族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刻发出吼声”,而一旦吃了几天饱饭以后,马上旧态复萌,甚至觉得自己最近吃饱靠的就是泱泱大国的五千年文化。总觉得是民族的聪慧和勤奋救了自己,却总没人说为什么两千年这个聪慧和勤奋的民族总在原地打转。虽然老佛爷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可是国民一个个都好似老佛爷,从不知西方文明高在何处,无非就是些“奇技淫巧”——等咱们学会了这些,一个个番邦都得来朝。这个心态从对江泽民的评价就能看出,不少年轻人too simple and naive,觉得江最大的成果竟然是忽悠美国人。

终于,在江卸任的20年后,中国又恢复了传统心态,高压的沉默和无知的自信交织在一起,权臣已经不复存在,官僚只能唯唯自保,而另一边不少民众颇有义和团的迷之自信。显然,江所指的几条“微小的工作”(市场经济 / 邓论 / 三个代表)没法改变中国根本的样子,以至于今天输出的“中国模式”说白了依然是城乡二元的农奴帝国,只是这个帝国已经未富先老。江的时代是在巨大的弯路过后,中国最有希望最好的时代,但希望还是抵不住秦汉以来的惯性,于是一转眼发现,历史的车轮又徐徐转进最差的时代。奢求江在种种历史局限中,能把中国迅速带出千年循环是不现实的。只能说,在他的框架下他已经做得不错了——至少他接触过美国的思想,至少小平同志去过法国,而如果换一个土法炮制出来的“人才”,比江还干的好的可能性,不敢想象。

46人评论了“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

  1. 回首向来萧瑟处,才知世间路不平。
    我也比较认同你对江的看法,回看过去,才发觉那竟是迄今最开明的时代。然而这个体制不变,光靠一个明君是无法改变的。
    现在体会到了当时的江湖斗了,江是明君的话,胡确实是个庸君,而X竟是个昏君了。
    老百姓不知道,经济发展到现在,虽然政治上在倒退,平均生活水平是在提高。然而受益的老百姓把生活水平提高归结于现任的1号,却没看到那是积累的结果,尤其是江继续邓的改开路线积累的结果。而这成果也被霍霍祸祸的差不多了。而这正是政治上倒退的结果。所以老百姓确实愚昧的多,我观察周围人就可以印证这点。
    之所以这帮人肆无忌弹,就是看到国民太好哄骗了。那边拿着纳税人的钱去恣意挥霍,这边一堆国民还在叫好,只能说主权在民这个观念确实在中国还没生根。

    1. 日本是被原子弹生根的,之前的学习只学了普鲁士的军国主义
      俄罗斯没被原子弹弄过,于是现在又回到了沙俄时代
      说真的这玩意生根还是很难的……

      1. 这种宏观层面的话题展开说起来太大了。中国的社会矛盾现在就是阶层严重对立与分配不公,这矛盾又与公权力恣意侵害私权相交织在一起,常常互为因果。以前网上曾有人做过一个阶层分类挺有意思。
        城镇化至今中国14亿人,农民应该还占半数略强,剩下的就是城市群体。现今的农村还在城镇化中,农民已不足为虑。目前阶段城市里五、六十以下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其实还是有认知水平的,但这里面有一定比例是体制内的人包括国企、事业编的人,他们在自觉不自觉地维护着这个体制,毕竟是得到好处的。这里的每个人都会说政治改革有阻力,会触犯利益集团的利益,然而要一细思,触犯的也是千千万万个他们自己。疫情受影响最小的也是这类群体,而他们也自觉不自觉地为过度防疫充当了推手。
        这次中国的三年防疫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这个体制的好与恶的一体两面,体制的恶一定会在展现其优势过程中充分暴露出来。所以这个体制的优势千万不能随意用,一碰上昏君就完蛋操。
        反过来想,如果分配上大家都分得一杯羹都得益了,那其实也没人反对当朝了,大家也无所谓专制与独裁。所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顶层的会急于打土豪先从分配上下手的原因了。只是没想到硬刚不过美国和新冠。

        1. 历史上来说,文化上来说,中国人的自由本来就不值一分钱,也没有什么势力能平衡皇权
          一直都是皇恩浩荡,让你活着已经是仁慈了,最好的体制就是明君,最烂的体制就是昏君
          至于什么要限制皇权,才能限制其作恶的能力,发挥自由人社会的善,中国开化程度来说,至少今天别想了,就算受过教育的都不能理解这回事

          还有我倒觉得说到阶级对立也只是农奴和奴隶主的对立,这是最关键的对立,其他的反而像衍生问题

          1. 农奴和奴隶主😂,不过我的理解实际上似还不至于,农奴是有一定机会成为奴隶主的。前段时间上海传出来在地铁或入户查手机,这个真的是非常恶劣的了。如果这么搞的话,表面上是稳了,高压锅的压力会攒的更大,难道想把锅传给下届?

            1. 我觉得奴隶主的定义是世袭的吧现在,因为农奴最好也是一个白手套而已(可能我们定义不同)
              对于查手机,没什么吧,中国人皮实耐x,几年天天捅嗓子也过来了

              1. 应该是定义不同😄。
                很多人提起别人的事都会说老百姓怂、中国人皮实耐X,但当自己面对强权的时候就怂了。这并不是说你敢不敢做游行这类触碰政治高压线的事,而是面对身边无数小事时。比如对于违法的小区封控敢不敢出来争论,对于日常不合理的收费敢不敢提出不同质疑。悲哀的是当你挺身出来时,发现身边竟然少有响应的人。因为从内心上民众对于质疑本身就心虚,他们不认为这类质疑是合理合法的,而是为多得点利益的闹。
                所以我深深体会到主权在民还未生根。只有内心根深蒂固地认识到主权在民,他们才不会做一个看热闹的人。而这类醮人血馒头的群体以北方为重,尤其是黄河以北。相对而言南方的民众独立的意识会更强。
                二千年皇权专制体制下形成的儒家文化根本无法内生出公民意识的思想,同时也没有公共权力的思想,再经有清一朝被打断了脊梁骨,进一步加强了国民的奴性特质,这就是今天中国面临的政治困境的根源。从上至下很难有做为,从下至上往往走入街头政治,又被禁锢。也许还是要从城市民众的中间夹层生发出来。

                1. 可能也是两难,因为一旦一盘散沙的民众意识到主权在民,马上就要暴民管理一切,什么立法程序等等,估计到那时候也是统统无效
                  现在就一个高压,对愚昧的人们还有令人害怕的地方,一旦不怕了,口子一开,底层马上就乱,最后还是要捂着
                  这点来说南方确实好的多,没有恐惧的有些北方地区的人可能还真会丢失公共秩序,于是还是宁愿“有人管管”

                  1. 游几——杀猪的

                    暴民先提出政治主张再说吧!你还是担心精英们吧!精英们学英国学日本学苏联学美国,不知道现在又要学哪国,东抄袭西抄袭东一榔头西一锤子,普通老百姓只能随风倒,到你这还要骂老百姓SB——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狗屁精英

              2. 游几——杀猪的

                普通的人性全世界都一样,别把中国普通的人想得多差,把外国的普通人想得多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能达到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人叫——大丈夫,世界上有几个大丈夫啊!我一直批评你不要批评普通人,你总是改不了。

          2. 游几——杀猪的

            你这狗屁懂历史吗?历史上周召共和是怎么放逐历王的。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你读书吗?中国的专制是从蒙元异化的,上古也有桀纣,但不是主流。你也读过历史西方的宗教迫害少吗?爱尔兰饿死的人少吗?一二次大战死亡少吗?

  2. 邓工顶住压力吃饱饭(实际上我从小就挨饿,河南粮仓),从小吃苦偏激。现在看了不少书,过了不少组织形式,怎么评这些人:1.穷的时候确实没办法要尽一切力量发展经济(有些手段确实很罪恶)2.仓廪实后面建立公平法治的社会环境3.公民社会。国内社会文化太复杂,不洗脑也容易分裂,江浙沪算是发展比较好地方,隔百里方言说话都听不懂(现在整个人也麻木了,总归人民也很垃圾,领导也很垃圾,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希望公民社会早点到来)强权政治希望是为了团结改革的不是搞军国主义的。

    1. 实际上国内生产效率都还可以,门阀关系横行,资源分配机制独成一派而已。一味发展就那样了,分配搞平一点也没那么多特权炫富的,人心也不至于那么浮躁,房地产这种投机赌场还要拿来用真可悲

      1. 中国也是完成工业化了,想走回头路很难,以前城里人还能上山下乡,现在农村已经没有承接力了,我认为想回朝鲜化也难。这次疫情管控也让很多人有这种公民意识的觉醒,现在信息时代,传染力也强,一个抗议活动能在二十多个小时,全国各处有响应的,这也是很多人始料不及的。后面这几年发生什么事情都难说。

        1. 吃了两天饱饭就都不记得了 对此我还是偏悲观
          就像89年以后 当年够觉醒了吧 全国大范围大规模 等等
          经济不好也没事的 这两年经济都差了吧 也就是零星几个人小规模 云云
          当然 可能我是错的 只是不觉得变化会是大概率问题

      2. 游几——杀猪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飞机发动机改了气动布局都要改变,先改思想再改制度,思想观念不改改其他有什么用呢!

  3. “这个民族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刻发出吼声”,而一旦吃了几天饱饭以后,马上旧态复萌,甚至觉得自己最近吃饱靠的就是泱泱大国的五千年文化。”这段说的真好,现在很大一部分中国人真实写照。

    都接受不了腐败,不寻求法制规范,却天天盼着出圣人,出青天大老爷。嘴上接受不了贫富差距,但是对官老爷各种特权默许,削尖了脑袋去考公想当人上人。

  4. 江蛤蟆继续邓辗平的洋务运动,让上亿commie serfs吃饱了饭,还完成了帝国的经济建设,按照贵国的标准,已经算一个明君了;按照现代文明标准,至多mild oligarchy而已。

  5. 市场投机情绪好重,再次对联储感到失望(我也是那个不反对皇帝,只反对皇帝不是我,打江山坐江山,八千万人头)长期做项目感触做事情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心累躺平了)

  6. 说起来还挺矛盾的,到处都是债务泡沫,竟然在加息。等债务破灭了金融危机?还是继续吹鼓励投机?!!

      1. 长期利率升的机理是什么呢,担心风险(日本反例)?通胀大宗炒作在市场上融资?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货币产生出来通过金融系统的杠杆发出去,最后是怎样消失的呢,有坏账那些人已经把钱花出去了呀。所以m0除了一些不可抗的自然损失(持有者消失不能进入市场),会越来越多。m2只能通过准备金率调整

        1. 去杠杆也能消失,借贷可以减少,资产可以蒸发,就像股市能蒸发
          长期利率可以因为通胀率提高而提高,加上美国政府的赤字太大,都是不利于市场接受长期低利率的原因

            1. 如果是美联储一直买债
              但是财政赤字大幅增加的话
              还是最终卖方挤走买方 用通胀的方式
              如果长期利率一涨 还债的钱轻松超过军费 就真麻烦了

  7. 江时代还在上学,体会不深,反过来看应该算c国挺好的时期,改革开放给躯体注入新鲜血液,从上到下大家都有分润外贸收益,劳有所获。此外,那个时候人与人关系比较平等,也是欧美文化气息影响,腐败从一定程度上说也是关系平等,花点钱,拉近关系,办成事,现在这点也很难了。当然,正如星主说的,这些都不影响特权阶层的生活,只是底层更苦的概率大点。

  8. 台湾民众也是有五千年文化熏陶。他们现在生活正常。关键是长期给民众什么样的教育。用谎言支撑的教育终要崩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