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先期疫情防治的失败没有伤害特朗普

今天讲一点有意思的基本政治的道理,即:一个当英雄简单的方法,就是扑灭别人放的火。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我之前发文章说,疫情开始在美国的扩散恰恰是特朗普的机遇。那些不明道理的人,基本上都不太懂人们的心理。在一个灾难面前,防止灾难发生的人反而容易被质疑是不是防范过当,而灾难发生过后,抗灾的人才被视作为英雄。道理也不复杂:人们普遍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而对未发生的事情往往质疑可有可无。

汉代的中国人就对这人性有了深刻的洞察。在霍光传里,有人建议主人把烟囱改成弯的,把炉子旁柴草搬走,主人不以为然。到了失火之后,焦头烂额的帮着救火的人最后成了座上宾,而当初提建议的人一开始没有被主人感谢。换句话说,人们眼前看到的灾难才是100%真实的,在灾难发生之前的防微杜渐则只能是让英雄在幕后默默无闻。

在市场中人性也是一样的,即人们天性就是追涨杀跌,很大原因因为涨跌都已经成为了既成事实。而在下跌的市场摆正确的道理说会上涨,和与上涨的市场发出正确的警告会下跌,往往都不为人所相信——天天都有所谓专家在警告,但股票还在涨,凭什么你证明你就是对的?

判断市场和那位提出曲突徙薪的客人都有一样的难点,就是就算你的建议是对的,大众也要过一阵子才能领教到你的超前意识。在寓言故事里,火灾并不是客人提建议以后立即发生的,而过了一阵子,以至于火灾发生以后,主人已经忘记了之前有人提建议的事情。

回到政治上,基本没有人因为坐视日本做大而指责罗斯福扩充海军不力,虽然这个问题其实是完全可以规避的。也基本没有人指责林肯间接造成了南北分裂的第一枪。最后赢得了艰苦的战争过后,他们两个都是伟大的总统。

联系到这次的病毒。病毒起因在外国,所以这把火既然是别人放的,那么提前防护就会让决策者承担巨大的风险——特朗普封锁边境的时候被反对派骂是种族歧视,如果总统又超前防护,叫人们呆在家里,那么短期的经济下行会让他在大选年举步维艰。特朗普目前最大的政绩就是美国经济的增长,而期望总统冒着选举失败的风险,告诉大家减少消费尽量呆在家里,我个人觉得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所以指望美国提前成功防疫是不太现实的,这也是我二月份就发文章说病毒在美国传播是大概率事件并已经在家囤积物资了。说到底,这只是人性而已。当然,小细节上比如测试和囤积物资,特朗普明明可以做的更好,但他总的来说并不能超越风险/收益比来提前大规模防疫,这是制度注定的。

最后说一下制度。既然后知后觉是人们的本性,而且扑灭别人放的火就是英雄,那怎么可能有一种好的制度防止灾害的发生呢?这就需要没人堵嘴。理想地来说,总统不作为应该会遭到反对党的大声疾呼——提高公众的重视程度,让专家上电视告诉大家结果的危害性,这样这把火就不完全是别人放的了,总统本人也有份。

但是现实来说这次可惜的是,美国左派主流媒体水平很低,主要就是为了反对特朗普而反对。特朗普封锁边境明明正确的决定被描述成了种族主义,现在总统在联合州长努力控制传播的时候,左派媒体又开始深挖之前的不作为。那么之前你们为什么没有大声疾呼,成功警告大众这次病毒的危害呢?美国又没有禁言,这样纯粹的事后诸葛亮于是没有太大的说服力,而目前特朗普民调创新高也说明了这一点——大家虽然对总统之前的行动缓慢有共识,但也对之后的行动迅速也有共识,当然支持率也就创新高啦。

2人评论了“为什么先期疫情防治的失败没有伤害特朗普”

  1. 那么在危机发生之后, 大家都知道火烧起来了, 为什么仍然没有人全力救火呢? 反而是抢着卖股票?
    我觉得楼主前半部分说的很有道理, 放在中国身上也是如此, 这才有了武汉方方的表演. 但最终结果是国内疫情控制住了, 对国民来说总归是好事. 美国现在这种状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