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命”为什么每4年“贵”一次

一个民主国家如何噤声与创造奴隶

最近“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意思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游行席卷美国甚至世界,各地大城市纷纷声援,各大公司也纷纷发布公告,站出来反对“种族主义”。但是欧美很少有公众人物或者声音站出来,指出这场游行背后逻辑的荒谬。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这最终牵扯到目前美国左派,尤其是极左如何在一个民主体制内用噤声,最后让黑人自愿成为奴隶的手法。

首先要说明为什么“黑命贵”背后的逻辑是错误的。这次的悲剧看上去是一位白人警察压死了一名黑人嫌犯,因此全球“黑命贵”各地上街的核心诉求是反对系统性种族歧视,尤其反对滥杀黑人无辜,这看起来好像毫无问题。但是,当真正看过数据并理解其中的含义后,与街头运动的主张恰恰相反,死亡的数据正好说明现在正是白人和其他种族受到歧视。

在2019年,美国警察打死了1004个人,绝大多数都是带枪的危险分子。在这中间,黑人是235人,而这个比例在近年来都是稳定的。有人看到这数据会说:不是说好美国黑人是人口占比的13%?现在23%被打死的人是黑人,不就已经说明了白人歧视黑人吗?

打砸不忘戴口罩,好样的

别急,在《美国禁忌话题:黑人问题》中我曾经提到过黑人的贫困与高犯罪率,而真实的犯罪数据是在2018年,也就是目前FBI最后一年发表的相关数据中,黑人杀人犯占到美国总杀人犯的53%,抢劫犯占到60%。这一对比说明两个问题:

  1. 黑人的犯罪率惊人,是黑人人口比例的好几倍
  2. 被警察打死的比例23%大大低于黑人暴力犯罪比例

同时,在去年打死的1004人中间,没带枪的黑人有9名,没带枪的白人有19名,黑人占比32%,同样低于黑人的暴力犯罪率。对比这9个不幸的黑人,真正恐怖的是黑人自己杀了多少黑人的数据:2018年的统计,黑人杀了7407名黑人——对,黑人没带枪死在警察手里比黑人死在黑人罪犯手里的可能性小几乎1000倍。

其他还有一些数据也说明相同问题,这里就不赘述了。总而言之,结合犯罪率和警察杀人的数据,“黑命贵”营造的“黑人倍受歧视更容易被警察杀死”的结论,是错误的(但是我认为,不论什么肤色的警察潜意识都可能对黑人有偏见,因为黑人犯罪率实在太高了,执勤经验会教每一位警察提防黑人)。由于“警察爱杀黑人”的结论站不住脚,“黑命贵”其实就是一场“黑人至上”的运动:白人会为一个黑人的死上街,可没有人会为更可能无辜死于警察枪下的白人上街。这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警方正在通缉此人,涉嫌近日趁乱抢劫杀害黑人警官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明明是美国警察系统性歧视白人,怎么到“黑命贵”嘴里摇身一变成了歧视黑人?这就不得不提美国左派怎么做到这点的——简而言之就是,占领道德制高点和主要宣传媒体,让反对的声音很难在社会上发出。任何的反对声都有可能看起来挑战了不容质疑的道德制高点,结果发出的质疑的人往往众叛亲离,无人问津。

首先这里确实有一个道德制高点:种族歧视。民权运动从60年代发展到今天,反对种族歧视早已经成为各界共识。民权运动一开始,反种族歧视是的确是有进步意义的。60年前在美国南方,仅仅因为是黑人就必须用其他的洗手间是野蛮的,仅仅因为是黑人就不能上白人学校也是野蛮的。经过马丁·路德·金等人的不断奋斗,在60年代美国为平权进一步立法,法律平等的目标早已实现。

按理说,法律上都不能歧视了,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不,这只是刚刚开始。因为白人歧视了黑人这么久,光平等是不够的,必须要再扶持黑人。这样就应运而生了福利社会(Welfare State)和平权运动(Affirmative Action),前者给穷人发钱,让他们有更舒适的生活,后者让黑人进入大学可以比白人及其他人种更低的分数。

福利社会的开始也是社会结构崩溃的开始。女人不通过结婚找好男人,光靠社会福利也可以有能力抚养孩子,结果非婚生子率开始飙升。同时对穷人来说,甚至可以通过生孩子不断拿补贴。可以看到,60年代以后,非婚生子率都开始大幅上升,而黑人中甚至有70-80%都是非婚生子。这些孩子没有父亲的榜样,结果可想而知——许多少年游手好闲不读书,走上犯罪生涯,结果犯罪率也随即上升。

紫线是黑人未婚生子率,1960年代之后大幅上升,福利毁了黑人家庭

福利政策显然已经失败,但是批评政策的失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自从60年代美国民众形成共识要扶持黑人之后,“反对种族歧视” 慢慢成为了美国社会不可逾越道德制高点,那些一心同情黑人的人,根本听不进去对政策失败的评论。更可怕的是,由于理想主义者主要集中在大学知识分子中间,这就造成了大学生在学校里只听得到一种声音——黑人的种种不幸都来自于白人之前的歧视。

精英大学的这些大学生只听到一种声音,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也没经历过黑人区的危险(一般人不去危险的地方),然后毕业以后他们的一些人又成为了精英媒体的记者,于是造成媒体对黑人的偏向性报道更加严重。首先电视上没有人愿意报导黑人区犯罪率极高和家庭结构崩塌的现实,然后渐渐的民间直言黑人问题的人被媒体丑化成“种族主义者”。就这样,没有人敢说真话进一步加强了“反种族歧视”的绝对正确,种族问题成为了禁忌问题,一言不慎就能引火烧身。

一个典型的引火烧身事例是科学家詹姆斯·华生(James Watson)的悲惨经历。他在1962年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获得了诺贝尔奖,是基因方面的权威。因为他为生物学的巨大贡献,他在多个大学都有荣誉学位,在多项学术机构担任领导职位。但在2007年,当他发表了“种族与智力有关”的看法后,几乎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机构的资助和荣誉学位,被迫向公众道歉,还为了生计卖掉了自己的诺贝尔奖牌。

说错一句话,政治不过关,被迫卖奖牌

就这样,“反种族歧视”从一开始的进步和文明,慢慢转化成退步与野蛮噤声。在这个巨大的高压环境下,良心学者为了自保,无法触碰“政治正确”的无形高压线。于是美国社会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怪圈:

  1. 本来是同情黑人出台的福利毁了黑人社区,造就了犯罪文化
  2. 因为同情黑人,主流声音不批评黑人的高犯罪率和失败的政策
  3. 大学里只有一个声音,导致媒体精英渐渐更左,对右派以公众高压噤声
  4. 因为不能批评黑人,只能批评白人,结果政策的失败归结于白人的歧视
  5. 黑人混的不好被主流媒体称作“白人原罪”的结果

既然很多人相信了错误的逻辑和宣传,大量的民意背后自然就会有政治势力来摘桃子。大量的知识分子和媒体都集中在大城市,他们多加入的民主党于是慢慢占领了道德至高点(搞笑的是,南方之前的黑人奴隶主多是民主党人)。在6次总统选举输掉5次之后(1968至1988年的20年间,民主党只有卡特一人担任了4年总统),民主党进一步集中精力,把共和党人打造出“白人至上”的形象,而把自己描述为少数族裔人权的“卫道士”。其中,1992年洛杉矶的黑人暴乱就是民主党的杰作。

为什么可以说1992年的黑人区暴乱是民主党煽动的?1992年是大选年,老布什和克林顿选战激烈,黑人和拉丁裔票变得至关重要。将共和党描黑为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能够增加民主党选举成功的概率。暴乱的导火索是一名叫罗德尼·金的黑人的被打案。主流电视媒体循环播放几名白人警察殴打一名黑人的录像,导致洛杉矶黑人社区大规模骚乱,顿时城内到处枪声四起,浓烟滚滚……

黑人的仇恨一点就着,屡试不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电视上播出的是掐头去尾的版本——完整的录像显示,罗德尼·金之前拒捕,甚至打警察,才会被警察一拥而上打的。更可怕的是,这件事其实早就在1991年3月发生,直到1992年大选年才被放出来!但事实真相并不重要,黑人和少数民族的仇恨煽动起来就行。结果,1992年大选,黑人的83%和拉丁裔的61%选票都投给了克林顿,总算把民主党送上总统宝座。

其实至少近30年,每次大选投票,白人多数都投给共和党,原因不复杂——并不是因为白人是种族主义者,而是大众媒体的宣传与真实生活的距离往往太远,煽动少数种族的仇恨,宣扬白人的“原罪”,对白人中间的很多人不起作用。但白人多给共和党投票这一点,在媒体的嘴里又变成了“白人种族歧视”的证据,于是从克林顿当选以来,美国大选形成这样一种循环:

  1. 黑人拉丁裔被煽动,对白人所谓的“不公”满腔怒火,夹杂着许多白左的同情
  2. 白人其他人不买账,继续投共和党
  3. 白人投共和党进一步变成共和党“白人至上”的依据
  4. 黑人和拉丁裔压倒性投民主党,还洗脑了不少亚洲人
  5. 由于白人在总人口比例不断下降,共和党很难上台

在地方选举中,由于黑人压倒性支持民主党人,所以黑人区多的地方容易产生民主党人市长,但是政客收了黑人的票之后却很少为他们做事。芝加哥、底特律、巴尔的摩这样的城市,天天有不少黑人区枪战而无人问津。举个例子给你们看这些黑人区多可怕——单单上周末,芝加哥有80人受枪伤,其中21人死,基本全是黑人,难怪网上有人把芝加哥Chicago称为Chicongo(芝刚果)。

黑人杀黑人习以为常,没人在乎

这次的弗洛伊德死亡案造成的游行,也是民主党多年套路。仔细看“黑命贵”的活动不难发现,他们过去5年只有两次大规模游行:2016年和2020年,都是大选年。而随着真相不断浮出水面,我们对弗洛伊德这个人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死时,血液中有几种毒品和新冠病毒。吸毒往往伴随暴力犯罪,所以不出所料他还有不少犯罪记录,包括有一次持枪闯入民宅,用枪顶着黑人孕妇的肚子劫财。没有人否认警察的问题,但如果弗洛伊德的命贵,那位可怜的黑人孕妇的命又算什么?

就这样,一个种群因为被洗脑,无条件把票交了出去,不求太多回报。而对于民主党政治机器来说,只需要在关键时候煽动即可,平时根本不用关心他们。于是黑人群体在不断被主流媒体煽动仇恨,缺乏反思和无条件投民主党后,慢慢又变回了民主党种植园的奴隶……而众多看似高学历高智商的社会精英,由于缺乏基础的独立思考和数据分析能力,也跳进了这个套路,把他们对黑人的同情无形间转化成了奴隶制的枷锁。而这种无形的自愿的枷锁,从某种意义上比有形的枷锁更可怕。

好巧,黑人命每4年贵一次

附录:1992年开始美国大选投票情况

1992年:黑人83%民主党,10%共和党;拉丁裔61%民主党,25%共和党

1996年:黑人84%民主党,12%共和党;拉丁裔72%民主党,21%共和党

2000年:黑人90%民主党,9%共和党;拉丁裔62%民主党,35%共和党

2004年:黑人88%民主党,11%共和党;拉丁裔53%民主党,44%共和党

2008年:黑人95%民主党,4%共和党;拉丁裔67%民主党,31%共和党

2012年:黑人93%民主党,6%共和党;拉丁裔71%民主党,27%共和党

2016年:黑人88%民主党,8%共和党;拉丁裔65%民主党,29%共和党

26人评论了““黑命”为什么每4年“贵”一次”

  1. 发现了一个吵架必赢规律,先占领道德制高点道德绑架,再左右极端开弓打的善良的普通人蒙头转向(对恶人没鸟用,只有拳头说话)。查了一下资料,广场协议是日方主动提出来的,而且后面美元对主流货币大幅贬值(一半),后日本贸易顺差毫无改变,周五利好美元还跌,是不是这个意思?川建国同志还是要加油贸易战这种靠谱(买了稀土完全没有到预期的收益)

  2. 就看这次选主了,如果特胜,说明很多人经过打扎抢中反思过来。
    如果特败,说明美国白人可能也走文化大革命的路。

  3. “The black family survived centuries of slavery and generations of Jim Crow,
    but it has disintegrated in the wake of the liberals’ expansion of the welfare state.”
    “Although the big word on the left is ‘compassion,’ the big agenda on the left is dependency.
    The more people who are dependent on government handouts,
    the more votes the left can depend on for an ever-expanding welfare state.”
    Thomas Sowell的关于福利社会的评论,还好他是黑人。
    他好像十分高产和高调,似乎影响力还是有限。
    还有个问题:im知道哪里有杀死美国警察的人的族裔数据?

    1. 有不少“黑奸”站出来但是影响力只能慢慢扩大了,杀警察的全国数据我也找不到,可能因为政治正确没人统计。统计被警察杀的是左派媒体Wapo,没想到统计出白人更容易死,哈哈

  4. 我一直都认为不同种族是有差异的,黑人运动天赋好,智商欠佳。很多人承认黑人的运动基因却又不愿意面对种族差异,这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不要说在美国,国内网上你一提黑人智商方面的话题一堆种族歧视的帽子就扣过来了。
    另外,楼主可否评价下南非的状况,我有同学去南非出差回来跟我说一言难尽。

    1. 我要做点研究,但是粗看上去就是黑人当政毁了国家的例子。利比里亚的宪法和美国基本一样,本来就是要把美国黑人送回去的计划,结果现在还是非洲最穷国之一

      1. 美国如果不解决白人原罪论这事就永远是个死结,今天给黑人下跪,SAT不要成绩,那明天所有黑人都要上大学?这是个无底洞,填不满的。同时黑人如果永远觉得别人欠他的那这个群体是不会进步的。现在又不可能把黑人都送走,黑人也知道美国的好,特别是现在的环境下。想来想去除非美国来一场思想运动,公开大讨论,彻底把这个结解开,否则黑命贵没完没了,因为不可能控制住个别警察犯错,何况左派还掌握媒体

    2. 没跟黑人接触过,不了解,但我觉得很多事情都需要积累与沉淀,非洲在历史上科学与哲学上就没有什么闪光点,黑人与其他人种的某些差异会不会于此有关?

  5. 就像管理一样,一个好的管理,在这个公司有效,换一家公司就没有办法执行。

    美国强大,是因为是移民国。相对别的国家人,他们开放性,多元性,冒险性都是骨子里的。
    吊丝那个国家都有,美国也是一样多,到处被人洗脑利用。不一样的,西方人不能受压迫(特别是看不见的压迫,只要不舒服就上街,就像这次爆乱,本实也是底层生活艰难,碰到疫情,加重了这个种艰难)。。
    一切的不公,都是吊丝太弱,无知,不能分辩。最后最受伤的还是吊丝。

    1. 其实跳出来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看还好啦。你看,游行,社会底下阶层宣泄平时累积下的不满,只要政府能够维持住秩序,就相当于煮沸的高压锅排了一次蒸汽压力了,从长远来看对整个社会还是有很积极作用的。(想想中国君主集权的古代,解决社会问题除了打压还是打压,两三百年后便积重难返,然后倾覆,一遍遍轮回,民主制度还是很有优势的)

  6. 明天可能是等了好久的利空和砸盘,不卖怎么买更多。期待明天能进场(几天一直在想降息前哪还有什么利空给机构砸盘进场,是选举的幺蛾子吗,难道要一直折腾到大选落定,十一月时间还好多)

  7. 这其实是一连串问题,市场砸盘主题原因是不是大选斗争,是不是民主党在进攻,后面还有几波这样的进攻,这波是不是尽全力了(心理上个人认为投入资源应该是前期最大的,可能最后一波会超过这个投入)市场会不会再探底。(民主党最近的作秀真是看够了,什么14万亿支持黑和拉美,公寓教育。。。我看就是跳梁小丑,这也能上去,鄙视)

  8. 楼主,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说过日本政治制度存在比较大的问题,导致改革很难实行,能简单讲讲是什么问题吗?美国和日本相比,在目前的货币财政政策的环境下,最终会有哪些不同?

  9. 我觉得还是教育问题吧, 古巴的黑人也多啊, 但没有这些暴乱事件. 爱因斯坦评价当年中国人跟现代一些中国人评价黑人也差不多吧.
    美国这样左手搞福利, 右手搞快乐教育, 放在没有学习传统的族群上(例如大多数非儒家文化圈的族群), 不就是愚民政策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