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财政之后

估计没啥新意

土地财政之后,政府不能靠卖地维持开销,怎么办?

说白了就是两个办法:1)土地财政高级版,房产税。地卖了第一遍,每年相当于给你1.4%的租金(产权除以70年使用权)。现在每年再叫你交0.5%,但是第一套房的不征税,只有两套房以上的要交钱。这么一搞,是不是回归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中国传统?本来就是皇上的地,一遍卖的不够当然可以卖两遍,谁敢有问题?

2)打土豪分田地。你看改革开放也这么多年了,诞生了这么一群先富起来的,特权阶级肯定啃不动,但是一个小演员啊,小工厂厂主啊,一查税都是死罪(中国特色,合法交税基本肯定倒闭,偷税漏税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关20年甚至枪毙)。这么一搞,是不是回归了“红色初心”?我党起家不就是靠这条吗?虽然从武装割据的反对党变成了执政党,但是初心不能丢嘛!

还能有啥办法呢?我朝靠的就是中国文化(莫非王土 + 杀富济贫),一旦出现任何危机,最高级也就是老毛看看资治通鉴,和世界的文明社会有一毛钱关系么?反正马克思所说的“自由人的结合”肯定不是形容这个社会,哈哈。

28人评论了“土地财政之后”

  1. 清醒的是少数人,但即使看到了又能奈何。所以才会看到其中一些人选择了不凝滞于物而与世推移,随波逐流并不是他们道德低下而是看透了心却不甘。
    执政者最怕的是无套裤汉们的思想被激活,脱离母体的情形是母体绝不愿意看到的,这种恐惧让母体无论花多大代价也要让他们继续沉睡。过去那种简单的洗脑肯定是不够用了,所以才不断地上演着杀富戏,再加上现代化科技加持的天网监控,让人无所遁形。
    可悲的就是看着无套裤汉们也在跟唱“共渡时艰”,他们不知道彼之时艰与此之时艰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1. 不断重复的阶级斗争民族斗争
      大家都明白又如何?70年代毛不蹬腿,大家再清醒也没啥用
      而且70年代到最后估计很多人思想都激活了,哈哈
      我的意思是,本来底层怎么想都无所谓,一口饭吃不造反就行

      1. 没错,改开初期思想大解放,被整残的国民逐渐恢复元气。未料体制机器所具有的向心力的巨大惯性,近十年国人脊梁骨又被重创。且看某大能否有些许改观。

  2. 第一个办法数额减少很多啊,政府不是要过紧日子了?第二个办法不是搞的经济更没活力了,涸泽而渔吗。

    1. 政府过紧日子,哈哈根本不敢想
      你的人都是国家的,叫你多出两块钱你能怎么?
      天天给你捅核酸,你不照样乖乖的么?这么多人都不懂天天捅没用?
      不是吧,明白人还是不少的吧

  3. 这次停更的时间有点长!

    你说有没有可能精兵简政,缩编一半以上,或者像现在有些地方政府,直接给体制内的降薪降酬!然后缩减财政开支,现在各地方为招商引资又是创文明城又是进行各种基建,后面真没钱了还不得停一停?
    从开源的角度嘛,想搞钱也挺简单的,苛捐杂税就行了,历朝历代无论古今中外不都这么干的么,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1. 我也觉得皇帝很有雄心壮志,但做汉武帝并不明智,毕竟有成为萨达姆的风险。
        如果我是皇帝,就学金家,可以红色江山代代传,哈哈哈

  4. 加息也加不出柴米油盐那,工业品是过剩,乌克兰再打个一年半载,至少农产品是可以买的吧。美元是避险,纸币都不可信

        1. 游几——杀猪的

          不要说现在了!周朝在厉王时期还有三年不言!最后还是流王于彘周召共和!别把这些王八蛋想的多么了不起,解决这些小丑也就反手之间。

      1. 游几——杀猪的

        你不是看好美国吗?这次危机美国的胳膊哪扛得了!只有中国才能解决问题——当然是土工垮台后。

  5. 一个小疑惑,单纯看铜和铝,同比ppi都是负的,原油22年2月份也是现在这个价。过几个月统计ppi都是负值了(cpi不太可能)。要是按19年基数吧ppi涨好多,这怎么算

  6. 前两天伯南克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for research on banks and financial crises”.
    Michael Burry又在推特发言,the Fed is so afraid of being the Fed of the 1970s that they are becoming the Fed of the 1930s.
    不知道im有没兴趣讲讲Fed在1930s, 1970s和2007经济危机的应对,和对伯南克的研究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