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禁忌话题:黑人问题

确实一言难尽

在美国说种族问题是非常禁忌的话题,稍不留神就被舆论扣“种族歧视”的帽子,所以常常是“老移民不肯说,新移民看不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中国移民跑到美国往往惊讶地发现,公众场合只有黑人能发表歧视白人和其他人的言论,比如黑人说Black Pride(黑色自豪)等等是没事的,但是白人说White Pride,马上就成了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当一位公众人物表达各种任何被可以解释为“种族主义”的言论以后,他的职业生涯估计就结束了。这一切与中国人在国内听到的“在美国,白人歧视黑人歧视黄种人”的宣传非常不一样(特别歧视黑人的话,奥巴马还能当选吗)。

同时在美国,影视片也往往突出了黑人的比例。现在的影视剧中,黑人角色的比例远远超过美国人口比例,而且现在的影片大反派一般都由白人演出,而黑人的角色很多都是大英雄。甚至很多传统原版中白人形象的角色会给一位黑人演员。比如在2019年7月,迪士尼宣布,下一位出演安徒生描述中“蓝眼睛的白人”的《美人鱼》会是一位黑人女演员。

离黑人华盛顿不远了

为什么作为一个由白人为主的国家,美国的大众舆论会不断地为黑人发声?主要还是因为很多人觉得黑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受到了歧视。尤其是新闻电视电影行业的精英,这些人同情黑人的比较多。现在既然美国公众很少公开发出歧视黑人的言论,大选也选出过黑人总统,媒体上不断看到黑人明星,那么是不是真的在很多人在内心中,依然对黑人充满歧视?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美国社会还是有一些歧视的,原因不复杂:

  1. 黑人的教育程度低:从族群来说,亚洲人收入最高,其次白人,其次拉丁裔,最后是黑人
  2. 黑人的平均收入低:排位和教育程度一样,亚洲人最高,黑人最低
  3. 黑人犯罪率非常高:人口占比13%的黑人犯了一半左右的杀人案件,其他暴力犯罪率也是首屈一指

亚洲家庭收入是黑人一倍多

因此可见,要让其他族群对黑人不歧视,最终的关键还是要提高他们的收入,减少他们的犯罪率。这样就需要提高他们的教育和工作机会。为了这个崇高的目标,美国在60年代想出来一个办法叫 “平权运动 “(affirmative action)。在美国,进入大学或者找工作,是黑人会成为加分项,会比白人或者其他各族人更容易被录取:美国的每一个大公司都会尽力满足黑人的比例超过人口比例(谁也不想吃种族歧视的官司)。美国的精英大学中,黑人学生比例也远远超过人口比例。换句话说,“平权运动”从实质上就是用录取制度上歧视白人和其他种族,来平衡其他方面对黑人的歧视。

从60年代到今天,“平权运动”已经坚持了50多年,但是基于现在黑人社区混乱的情况,这项政策的效果显然有限,原因也不复杂——“平权运动”只是让贫民区中努力有天分的孩子更容易找到好工作脱离苦海,而对于大多数留下来的人于事无补。这有点像中国的某些山区,一旦孩子不能考上大学,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比中国山区更惨的是,贫民区连块务农的地都没有,除了贩毒和卖淫,其他正经工作要么非常少,要么收入极为有限。

更不幸的是,美国对底层的福利有限,大多数年轻人由于在当地看不到希望,于是不断放弃公立中学学习机会,从事暴力犯罪和贩毒活动。同时贫民窟少数幸运的人都移居去了更好的地方,久而久之贫民窟渐渐形成了吸毒和犯罪的亚文化,他们的说唱艺术也经常充斥着性、暴力和毒品。在这种地方,好好找工作的人反而不“酷”。

网上找来的图片,感谢译者的劳动

所以仔细想一下,“平权运动”其实从某些程度上加重了歧视:这项政策没有解决贫民区最基本的工作机会问题,结果阶层固化,甚至毁掉了贫民区的文化。而其他种族的平民阶层会暗暗觉得,我们把入学和求职的机会都不断让给黑人,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改善黑人区的现状,黑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尤其是在今天,在美国贫富差距20年最高的情况下,很多白人蓝领工人也失去了制造业的工作。他们一面看到富人持有的股票价格上涨,一面看到自己就业机会竞争时还要让给黑人,还会因为离贫民区居住较近,被黑人区的犯罪所影响。这些因素形成合力,自然让白人蓝领工人在心中对黑人的好感降低,个别人士甚至会把自身的经济问题怪罪到黑人身上。

而左派人士所聚集的地区一般没有太多的制造业,不能理解白人工人阶级的不满。他们看不到“平权运动”无济于事的现状,反而天真地坚信:要彻底改变贫民区的现状,就要把这政策一条道走到黑,将革命进行到底。于是近年来在美国各个大学,激进的左派施加压力,要大学在录取时取消美国高考分数(SAT或者ACT)的要求,逻辑是这样的:

  1. 黑人考不上好大学因为没有好分数
  2. 黑人考不了好分数是因为没有好环境
  3. 改善黑人环境和种族歧视需要给黑人更好的教育
  4. 因此可见,要弥补黑人学生的环境因素,就需要取消高考
这个逻辑链的主要问题也比较简单。第一,继续增加黑人的录取对其他种族是不公平的,尤其对同样努力的贫穷白人学生非常不公平。第二,这项举措根本还是未解决贫民区的就业问题,没有就业机会,大学毕业的学生往往不会回到原先的社区,所以贫民区问题得不到改善,黑人的整体地位也难以提高。

迫于黑人压力,加州大学系统近日取消高考成绩要求

但是可惜的是,美国的高等学府充斥着左派激进的“政治正确”,理性反对增加黑人福利都有可能被扣上“白人至上”的帽子(在苏联垮台后有一句经典名言:真正的共产党人目前在朝鲜,古巴和美国大学)。2020年5月在左派重镇的加州,加州大学系统更是迫于压力,直接取消了招生中对于高考的要求,引来全国激进的左派一片叫好声,准备全国倡导推广美版“文化大革命”。

对比于美国激进左派的理想,不得不再提一下现实的骨感。上文提到,贫民区暴力犯罪猖獗,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就包括警察的暴力执法。美国警察暴力是出了名的,如果警察“觉得”人身受到威胁,其中包括他“觉得”你有掏枪的动作,或者警察叫你站住你却还往前走,那么警察可以把你打死而不付任何法律责任。据统计,每年大约有1000个美国人被警察枪杀,100个警察会在执行任务中身亡。

为什么美国的司法界会赋予警察如此大的生杀大权?很大程度因为贫民区的存在,让司法系统不敢让警察误杀付出过重的代价。想象一下,贫民区犯罪分子有许多是亡命之徒,警察在那里执勤要精神高度紧绷:很多时候甚至像无法无天的西部牛仔片,谁拔枪慢就有可能会死。如果警察误杀容易让他们进监狱,那么谁又愿意当警察?

《美国好说唱》的成立初衷:逃离贫民区

在很多地方,警察的暴力执法加重了种族冲突:一方是白人居多的警察一直需要面对黑人区的暴力犯罪,对于衣衫不整的黑人有意无意中容易产生偏见,执法也偏向于暴力。另一方是黑人不断被误杀,所做的只能是走上街头争取司法改革。而警队改革的速度也比较缓慢,目前的改进主要集中在两点:

  1. 警队的头子让黑人担任,这样出事以后让黑人和黑人沟通
  2. 让警察胸前都佩戴执法摄像机,以便出事后内部调查

这两点都没有解决警察随意掏枪,甚至误杀误伤无辜群众的成本问题(本次黑人致死案中,围观群众看不下去要上前阻止警察,旁边的警察就掏出枪大声恐吓)。这样缓慢的改革速度无法阻止某些害群之马的产生,于是黑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误杀中对警方不断失去信任,尤其是不信任白人警察。

更令人叹息的是,每次出现白人警察误杀黑人的事件,主流媒体统统把问题简单的归结于种族歧视和警察的滥用武力。而解决问题的主要焦点往往在于如何改革警队。确实,美国警察滥用暴力需要收敛,而抓到证据滥杀无辜的警察也必须严惩,但是严惩凶手、改善警队之后,更重要的是就业问题——一直谴责种族主义,而不改善民生,结果不免是黑人对整个美国制度越来越愤怒。

表面上是暴力问题,进一步看是文化和经济交织的问题

话说回来,改善贫民区就业的方法也不复杂,与中国改革开放脱贫的路径类似:主要发展蓝领工人的制造业,最后带动服务业的产生。贫民区的人们首先需要看到找到工作的希望,参与到主流劳动力中去,则有可能逐步改善目前的贫民区文化,形成正循环。还是那句话,贫民区要改善,首先要有足够的低端工作的工作机会。

但是可惜,这一点被目前美国的低关税状况直接否决。美国对低附加值的制造业进口开征的低关税,直接导致了美国低端劳工直接同亚洲更便宜的劳工同台竞争。原因也不复杂:如果同样的工作能在亚洲用低廉的价格完成,再出口到美国,那么美国的低端劳动力怎么会有成本优势呢?

除了增加工作的供给,提高对低端劳动力的需求,另一半改善贫民区就业的方法则是直接减少低端劳动力的供给:需要大规模减少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从墨西哥穿越国境的大多数人是教育程度不高的劳动力,他们进入美国以后往往会以低廉的价格打黑工,从而直接伤害本土低端劳动力的就业。

以上对低端劳动力增加需求,减少供给的方法,也是特朗普上台后主导的经济政策:贸易战增加各国关税,同时国境上阻止非法移民涌入。新经济政策效果也几乎立竿见影,由于配合宏观经济继续走好,到2019年10月,黑人失业率跌穿7%,达到历史最低点。

首要民生问题还是就业,就业,就业

其实特朗普上述这两条重要的经济政策,是本国学历不高的各色人种都应该支持的。但是主流左派媒体和学者大多活在梦里,早已与教育程度不高的工人阶级脱节(2016年总统大选,主流媒体一面倒认为希拉里会赢,纽约时报更是开出了90%多的高胜率),左派媒体把特朗普阻止非法移民而造“边境墙”的政策描绘成种族歧视政策,还把白人工人支持的加征关税说成是白人至上主义。

为什么左派的思想会和传统左派的工人阶级差别那么大?很关键的一点是左派所在的大城市早已没有原先的制造业,取而代之的是媒体,电影,高科技行业和学术界。很多“专家”“明星”“记者”从未真正接触蓝领工人,对于经济的理解和世界观,免不了过于理想主义;而左派另一边的不少商界精英,本身就受益于把美国低端就业让给亚洲的全球化,自然也难支持那些伤害自身利益的政策。从2016年大选结果就能看出,特朗普的胜利是一次“乡村包围城市”的胜利。

就这样,左派精英一面宣扬当下黑人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一面又忽略歧视背后的就业问题,形成一个十分危险的逻辑闭环:黑人种种的民生问题正由于种族歧视(种族歧视确实有影响,但工作机会的消失显然更应归结于全球化和非法移民)。这样的“种族歧视解释一切”的万能理论一出现,等于产生了一座活火山,黑人的愤怒随时可能爆发。

特朗普:农村包围城市,我也会

2014年8月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市,白人警官射杀了一名黑人男子。此事被报道以后,黑人纷纷走上街头,打砸抢开始发生。左派媒体立刻一致谴责种族歧视和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情绪升温导致事态很快失控,总统奥巴马被迫出动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最后的调查结果是,当地警察局常常对黑人暴力执法,用罚款养活当地财政,但是被杀的黑人确实当时试图抢夺警察枪械,因此对警察不予起诉。大陪审团不起诉警察的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第二次为时一周的抗议。

这次的骚乱和2014年弗格森暴乱一样,起因同样是白人警察杀了黑人。黑人和白人同情者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其中夹带了贫民见机打砸抢。而这次不幸事件的所在地明尼阿波利斯市——从市长,警长,法官,参议员,州长都是左派民主党人。抗议活动激烈的地方也多是民主党支持率高的大城市……

这次的骚乱终会平息,只是平息以后各界会不会对此有深刻的反思:为什么“平权运动”政策实行50年而收效甚微?黑人区种种问题到底是不是都是由于种族歧视?总统加税改善蓝领工人生计的做法真的是白人至上?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诚实的答案,可以想见未来会不断出现种族骚乱,而且甚至取消高考的美国“文化大革命”会变本加厉。

选出一个黑人总统,但是骚乱示威依然时有发生

附记:国内有很多评论说华裔在美国就是二等公民,其实100年前还算贴切,但现在完全不对。华裔族群地位提升是靠重视教育和勤劳的优秀文化:第一代华人往往开餐厅,英文不熟练,社会地位不高,但他们普遍重视下一代教育,把子女送进好的学校,毕业以后又有好工作,做工程师、医生、律师等。几代人下来,整个华裔的地位自然提升。

39人评论了“美国禁忌话题:黑人问题”

  1. 如果要解决黑人的暴力问题,唯有自救,自我反思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如一味的政策倾斜,政治正确,恐怕只会让其他族群日渐心生厌恶吧。(他们自己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如果低端制造回流,他们会去工作吗?)

  2. 星主,你预计美国经济这样,如果又与中国贸易战恶化,对自已连任也不利。
    特朗普接下来是不是会妥协一部份,先等大选定了,再来贸易战啊。
    如果经济一直这样,是不是特朗普的政治也是结束了。

    1. 不一定生涯结束。以往有不少经济差而连任的先例,因为首先一点是为什么经济差?如果说因为防疫不及时,那么全世界都不好,拜登会比特朗普做的好吗?这是一个疑问

  3. 转个观点觉得比较贴切//[cp]撕裂的美国:有人问这些人诉求是什么?
    很多人以为这个事情是种族冲突,但是事实上种族矛盾只是一个导火索,而不是根本原因。
    打砸抢烧的不仅仅是黑兄弟,也有大量无所事事的白人。
    现在这些人没有统一的诉求,只是一种宣泄。最根本的是阶级矛盾。

    对,就是阶级斗争。

    这次疫情放大了美国一直存在的阶级矛盾。
    今天的美国,疫情导致大量低收入人群,失去了工作。有些企业彻底倒闭了,很多人连希望都没有了。美国的失业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点。

    而另外一方面,这次高收入人群,有资产的人群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工作大部分可以work from home,收入几乎没有影响。资产方面,股市已经回到了高点,甚至有些公司股票屡创新高。比如西雅图恨之入骨的Amazon,昨天第一波抗议就把Amazon Go给砸了。
    social distance is a privilege。
    由于经济上的问题,导致很多底层的白人,黑人,西班牙裔,没有办法,明知出去做工,容易感染,但也不得不出去。结果就是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的人口中,西裔,非洲裔比例非常高,或者说,穷人比例很高。

    疫情使得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更没有钱。

    这些人需要宣泄,需要打砸抢烧。
    这就是这些人真正的诉求。

    这件事情怎么收场?
    很难妥善收场。特朗普的态度很强硬。打砸抢烧就开枪。而且经济问题不解决,就业问题不解决,这些人即便赶回去,过几天还会卷土从来的。
    而且由于这种骚乱,会使得参与者非常容易形成交叉感染。这使得疫情会更加难控制,使得开工更加困难,形成一个负反馈。
    大概率,特朗普会上硬的。

    唉…..这都什么事情啊。[/cp]

    1. “阶级斗争”?形容太过了,打砸抢过后,情绪就释放出来了,接下来各方面安抚,只要不做死,人都会冷静下来的。谁知道这样的事一次次发生,一次次这样的磨合,最后会得到些什么?相比而言,我们大陆则要稳定得多,因为我们阶层已经固化了,也不知是该庆幸呢还是该叹息

    2. 镜头里打砸抢两种人,城市hipster白左小孩还有黑人。病毒生病的大多数人在纽约是不用工作在家的有色人种… 不否认贫富差距大,但主流白人(非城市hipster)的诉求是要求早结束封城,早日工作的/早日去海滩的抗议(一群白左笑他们反智),黑人贫民嘛…….平时有机会就打砸抢,现在只是抓住了个机会而已……

      1. 有几点我不是很明白,美国作为可以合法持枪的国家,那些打砸抢的家伙怎么不怕子弹?是借势有恃无恐,还是情绪一上头没有对死亡的概念?而被打砸的一方,为何不反击?是因为买了保险,打砸了也损失不大?还是怕触犯了“众怒”?因为在我看来,打砸上门,然后开枪自卫,在情理法都站得住脚啊。

          1. 低等生物精髓了,有时候浪费社会资源去改造,真不如全部圈在一个区域,或者被什么淘汰掉。自然选择是社会的基础,劣不能淘汰,优不能胜出,子宫占领世界,这都什么事。基础保障差不多就行了。

  4. 一度我觉得黑人的问题是民主党的玩身份政治的基础。
    所以有个暗黑的结论,即使他们知道如何可以缓解解决黑人的问题,
    他们也不一定会做。

    1. 确实,民主党的大佬都是玩全球化的,连Sanders都能做掉,我并不觉得他们真正想解决黑人问题,反而找一堆记者学者给他们唱戏

      最恶心的其实是左派用种族主义者标签让大多数人噤声,然后取消高考提倡武斗,大搞文革

      1. 一个团体,让外面的人都批评不得,是很容易走向腐败的。
        不让人说话还会导致社会的大问题。
        把黑人录取标准降低一点大家都愿意接受, 把标准取消就说不过去了。
        还好目前这么干得学校不多。

        1. 我觉得你可能低估了黑命贵的影响力

          今年1000所左右大学宣布SAT成绩不必要(UC是全部取消)之后,曼哈顿私立初中高中纷纷减少亚洲人招生比例了,不想以后亚洲人考不上常春藤拉他们学校统计数字

          这就是市场,一下子就反映出来了……

  5. 看了这篇文章后理解了来龙去脉。赞同im的说法,大学精英教育还是应该公平,一视同仁,谁强谁上。但是需要给底层工作机会。民主党的政策搞反了。

    1. 美国大学理想派大学教授特别多。我一个耶鲁朋友变成马克思原教旨信徒

      他们既没有住过危险的贫民区也没有经商过,对世界的理解特别抽象可笑

      现在大学很多课与实际也非常脱节,你能想象有“创业”这个学科还能拿PhD吗?有本事拿博士学位还不如去创业……

  6. 中国的产业回流美国确实能一部分解决底层就业问题。但是中美往脱钩方向走了,美国也会失去中国的市场,现在整体产能是过剩的,光美国国内市场消费能力是否可以支持足够多的低端就业?

      1. 实际上是美国版的社会主义,对中上层来说,低端产品和服务更贵了。下层躺赢还不领情,可怜中上层全世界搏杀,到处吸血,结果被下层平均还被喊不公平,里外不是人

          1. 开放移民试试,二十多万年收入的普通工作,南美人民能冲进去打到两万年收入。这些人惯的,谈收入就拉出特色社会主义,谈付出马上装弱势群体(实际上吸毒贩毒,杀人抢劫,上手就来,更别说趁机打砸抢的,这种就直接毙了拉倒,浪费社会资源)

  7. 关于消除黑人社会恶性循环的方法, 除了创造低端就业机会之外, 为什么不试试强制义务教育呢? 投入资金在黑人社区建立强制义务教育学校, 让所有适龄黑人儿童都接收较为正常(接近白人社区学校)的教育, 对于财大气粗的美国来说也不是难事吧?
    幼年到青年接受恶劣的黑人社区教育, 到成年了再无障碍进入优质大学读书. 这是不是变相的加剧社会矛盾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