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专家”为什么不靠谱

全世界的通病

在两年前美国的弗吉尼亚州有一次著名的“白人至上”主义的游行。有约100位“白人至上“主义的示威者跑到公园集会,抗议当地政府拆除南北战争中的南军统帅李将军(Robert E Lee)的雕像。本来被主流思想排斥在外的”白人至上“,在一些媒体的渲染下,成为了右派的象征,比”白人至上“多得多的反示威者结果跑公园打群架。双方互有受伤,一位”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还开车冲向人群,造成一人死亡。

总统特朗普面对记者采访时谴责了白人至上主义者,同时他也指出示威者并不全是白人至上。又加了一句“如果今天拆除李将军的雕像,什么时候是个头?华盛顿和杰弗逊都是奴隶主,他们的雕像也要拆吗?

就是这段话在当年引起了轩然大波,主流报纸《华盛顿邮报》发表一位历史学家的文章,严厉谴责特朗普纵容“白人至上“:连李将军和华盛顿都分不清,是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一时间各种媒体口诛笔伐,好像逮着了”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的大新闻一样,日夜播放相关新闻,过了好久才平息……

特朗普并没有错,示威人群中很多人并不是“白人至上“,只是不能容忍左派一些疯子连雕像都不放过的”破四旧“运动。而今年的形势完全印证了这一点——”黑命贵“的示威者最近把华盛顿的雕像也砸毁了,从李将军到华盛顿的倒下,仅仅用了3年。

疯狂升级一向很快,只要正常人不吭声就行

而那个当初把特朗普骂的狗血淋头的教授呢?最近我没有看到这位“学者“出来向特朗普承认错误。这首先牵扯到了第一个问题:公众“学者”对自己发表的见解不用付学费。

世界上大多数的商业行为需要高度负责。拿我的本行,在金融市场中做交易为例,看到同样的数据可能有截然相反的结果。同样的新闻,有人的反应看多,有人看空,但最后判断力不佳的话,付学费是难免的。如果判断力一直不佳,则根本没有盈利的希望。反观学术界则不同,尤其是社会科学界,学者的判断力可以一直很差,而一直在公众场合大放厥词。只要他们的主张一直有拥趸,无论本身的理论多么荒谬,一直会有大批的信徒跟随。

在特朗普说雕像的这件事上,其实这句话是多年从商的正确直觉——如果仅因为一个历史人物维护奴隶制的历史就要被推翻,不能容忍,那么最后美国开国先贤的推翻只是早晚问题。最危险的就是站在道德高地对他人零容忍和噤声,这就是极权的开始。

在历史上,天真的学者往往制造出最荒谬最危险的理论,比如马克思的《资本论》,资本的正常风险补偿变成了“劳动者的创造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此结论的直接推论就是,如果劳动者要公平就必须推翻资产阶级,而这就需要劳动者流血的极权革命来达成。在造成全世界无数的战争、饥荒、和死亡过后,尝试原教旨”资本论“原则的国家最终不得不放弃这一荒谬的理论,转而重新开放市场经济。而马克思呢?除了后来名誉受损,他在1883年已经逝世,根本不知道后来实验他的理论在地球造成的惨重灾难。这一年也牵扯到了第二个问题:社会科学理论的实验成本非常高,造成荒谬的理论很难证否,无法及时出清缺乏基本判断力的“书呆子”。

这本书的代价,历史上都能排在前列

自然科学和数学的研究,对事实的要求就高得多。数学在逻辑自圆其说之前都是猜想(比如哥德巴赫),而自然科学在实验证明之前也只是理论(比如杨振宁、李政道的宇称不守恒需要吴健雄的实验证明)。社会科学呢?由于难以实验,所以理论的确立主要通过说服其他人,这样就可能产生一代代人被忽悠,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使我想到了著名的“LTCM”(长期资本投资公司)。这家1994年成立的公司使用当时最前沿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理论来操盘,董事会就有两位1997年经济学诺奖得主。他们的理论是一个新型数学的模型(Black-Scholes)。此模型对风险资产进行定价号称能比市场一般参与者精确的多。

这个授予诺奖模型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在数学课上研究这个模型——核心观点即通过历史走势建模推测未来价格区间。

如果你看到这个核心观点没有立刻发觉其中的荒谬,那我来提示一下:一头在屠宰场的猪,一天天看到自己体重健康增长,它能理解有一天会被宰,体重归零吗?仅仅观测自身体重变化的数据而不理解背后的道理,猪怎么可能推测出自己会被宰杀的结果呢?

稳步健康增长,今年目标6%

没有简单的常识,这两位诺奖得主就像屠宰场的猪一样冲进了市场。一开始两年倒还干得风生水起,因为猪在短期确实体重会增长,但是到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接连到了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俄罗斯国债违约直接造成了LTCM整个爆仓,就像屠宰场终于把猪养肥杀掉了一样。按照LTCM内部的模型,俄罗斯国债违约几十亿年才会发生一次,比地球的寿命都长!

为什么诺贝尔奖得主在市场上会表现得如此幼稚?这牵扯到第三个问题:社会科学的精英,比如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拥有与他们水平不相称的影响力。这些学术寡头垄断学术圈,在小圈子里自嗨,反而可能埋没了拥有真知的学者们。更危险的是,学术寡头引导了学术研究的方向,结果全世界大量学者为了迎合潮流,往养猪场一路狂奔。还好LTCM所在的是金融市场,到底谁是猪几年就知道了,但是大多数社会学科无法如此几年就验证,加上教授的经费往往是不差钱的学校掏腰包,造成的结果就是良莠难辨。

最后总结一下,社会科学的学者往往

  1. 不用为自己的错误观点交学费
  2. 很难做实验证伪,很难快速淘汰书呆子,因此容易与现实脱节
  3. 由于良莠难辨,结果学术圈容易被一些不称职的精英垄断,在小圈子里自嗨

把这个结论反过来,就又得到一个结论:

如果是要增加智慧,一定要多注意在现实中长久成功的智者的思考。我虽然不同意巴菲特所有的看法,但是他提出的每一点我都认真分析。同理,芒格,达理奥,索罗斯等也是如此。往往多年在残酷的金融市场未被淘汰而越做越强,其中有高超的判断力和智慧。这些人往往具有强烈的历史感,因此知道目前所处的坐标。同时政治上,李光耀一手将新加坡从第三世界打造成清廉的发达国家,他的成功也值得多参考。在判断力提高之前,少看“专家”的文章,因为真的很容易被忽悠。

教师和商界有本质区别

34人评论了“这么多“专家”为什么不靠谱”

      1. 我觉得公司也好,国家也罢,考验的是掌舵的个人或团队的资源整合能力,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样的公司或国家才最有竞争力。

  1. 专家很难对自己言论负责吧,因为言论自由。相对专家的言论,我觉得民众放弃思考盲从,政客和利益团体操纵舆论才是更大问题。

  2. 怪不得投资这么难,出清又这么快,周期又短。留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做商人,出清和周期就慢很多。

        1. 大道理永远没有错,一个事情的正反面都有相应的大道理支撑。要放在不同的环境下去看。这样挺好,不然我们都得被机器取代

        2. 市场大部分时候就是个找韭菜和割韭菜的过程,除了反对全盘砸烂全部贫穷的平等,其他时候还是洗脑韭菜越多越好,注定要有人交智商税,给别人不如给我,万一有一天还可以搞一个回报社会的基金什么的。

  3. 看来愚民洗脑同样重要,儒家博大精深。今天一天期国债逆回购利率6.5%,之前一直在2-3(至少30%的人要好好学习传统文化,非常合适)

    1. 你从拿里看出愚民洗脑重要性,儒家都是帝王的权术,,,在愚民多的社会里,更要学道家,新加坡这么牛,就是道家。

      先有法制,才有民主。特别是大国。

        1. 中下层的中老年人和学生,好好学习儒家知识,平安喜乐,总比义和团喊打喊杀强。好的普通人一大优点就是安分守己

      1. 商君书中的“驭民五术”,都用了两千多年,再结合儒家的那一套,驾驭屁民那是如火纯青,我们一直都是在沿用这一套啊,你不觉得吗?

        1. 那时候教育程度不高,普遍洗脑加榜样奖励严刑峻法(去过好多企业,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操作思路)。现在情况比较复杂了,(以下都是瞎b扯,高教育程度反洗脑会造就更多收割韭菜的,导致韭菜不够割打破二八定律的平衡,封闭环境会再平衡??)

  4. 假设20%的人掌握了80%的资金,那市场上是20%的人用80%的资金收割80%的人的20%资金呢,还是20%资金的80%的人收割80%资金的20%的人呢。这样看起来假设就不成立了?

          1. 长期赚大钱的真的有1%么?长期保持盈利增长的感觉1%还有可能!星主,对于美国目前经济基本面和美股的表现,怎么看?不是说好的要逆全球化么?不是人类对疫情还远未到充分了解的地步么?为啥这股市看起来就像在ICU里直接就开始蹦迪了呢?

      1. 我看国内一群粉红还鼓吹深圳取代香港呢,感情南山法院比香港法律体系牛逼了。不知道港股还能撑多久

  5. 从2020年7月1日起,事情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这一片中国法律中的“灰色地带”将被赋予颜色,对于一些中国公职人员来说,这里将再也不是法外之地。
    违反规定取得外国国籍或永居证的公职人员,予以撤职或开除处理,
    “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正在大步走来

    星主,这是动权贵啊,能行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