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今天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只需一点政治学的常识就能懂

香港的问题不仅明显,而且凡是有政治常识的人都能预料到今天的后果。认识我的人知道,十年前我就说过,不会把自己的资产从美国转移到香港,放到大陆那是更加不可能了——并非是我如何料事如神,而是这其实就是基础的政治学的常识。可惜的是,这些常识在大陆的普及率仍然非常低,导致现在大批“评论员”都搞不清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一个政治制度要从这个政体的宪法及执行情况开始。香港的基本法中有两项是全世界民主制度所没有的:功能团体选举委员会。这两项制度的效力加成,保证了权贵资产阶级牢牢把握住了香港的立法权和行政权。加上天量大陆资本流入香港,最后的必然结果就是平民阶级无处发声,被迫走上街头捍卫自身权利。

首先看一下“功能团体“是什么东西。香港基本法规定,权力最高的机构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由70名议员组成。而这70名议员中,一半35名为直选,另一半35名由 “功能团体” 选出。这功能团体中还有29个 “功能界别“,用白话说就是各界人士的代表——其中有渔农界、保险界、航运交通、会计、金融、地产、旅游等等。这些人士的代表基本有一项最大的共同点,即代表大资产阶级,都为各个行业的雇主说话。而后果显而易见:议会设计中有一半人天生就不会为平民的利益发声的。这些“功能界别”的代表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业利益说话,哪里轮的着平民呢?

功能团体:我为自己行业都自顾不暇,哪管得上屁民

香港基本法为什么要设计出这些“功能团体”呢?堂而皇之的说法是要“保障工商界的权益”。这个借口是很荒唐的,因为在一人一票的议会选举中,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已经能维护了。选举中,各个党派为了推广自己的政见和候选人需要大量资金,而选举资金基本上都是资产阶级出钱。同时大资产阶级还可以在各级议会雇佣说客,在公众宣传上利用媒体从理论角度用“专家”“教授”为各种他们支持的立法做广告。换句话来说,大资产阶级的权益在一人一票制下,根本不用担心。

因此在一般的议会民主制度中,制度设计者真正担心的倒是一人一票是否会造成大资产阶级有太大的话语权,这些“功能团体“的奇葩就无需多言了。在西方先进的民主国家,为了平衡平民阶级的权利,历史上由于民众的不满,往往迫使产生进一步限制大资产阶级的立法。比如美国对政治捐款的方式、额度有明确的立法规定,对候选人如何运用政治捐款也有明确规定,从而进一步增加平民阶级在议会中的话语权。

所以香港“功能团体“占领议会一半席位的制度,可以说在全球”匠心独运“,从根本上保证了议会不会为普通民众发声,政策上也不会管民众死活。再来看香港行政区最高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道理是一样的:行政长官不是公民直选,而是由一个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产生。选举委员会的构成由这几项组成:

  1. 工商、金融界有300人
  2. 专业界有300人
  3. 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300人
  4. 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代表、乡议局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代表300人

这些人中基本都来自大资产阶级,从制度上保证了特首也很难为普通民众发声(发声了以后下一届还能进选举委员会都是疑问)。

不好意思屁民们,你们确实有票,但只能投我们

那么既然从立法到行政都由大资产阶级把持,议员和特首的政策肯定很难为平民谋福利。同时大陆天量资金跑到香港购买房地产等各种资产更大大加剧了香港政策向有钱人倾斜的情形,于是久而久之,民众生活的疾苦无人过问,造成香港进一步变为“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以下简单说说民不聊生的现状:

  1. 香港的基尼系数达到40年高点,贫富差距早已超英赶美,最富有的10%家庭收入是最贫穷的44倍
  2. 香港最贫穷的10%家庭月均收入仅2-3千港元,吃饭都成问题
  3. 香港20平米的小公寓售价可高达50万美元,就20平米都是一般人遥不可及的梦想
  4. 香港有200万人居住政府提供的公共房屋,但目前尚有15万宗公屋申请(15万个家庭啊),平均等待时间超过5.4年

笼屋:勉强也算“居者有其屋”

由于香港基本没有言论管制,所以平民阶级更容易发觉问题的关键——造成贫富差距的最大原因,不是香港的资本主义出了问题,而是香港的议会制度设计有大问题。而香港《基本法》中的第六十八条又明确规定了:

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

所以既然经济搞的不好,平民阶级利益受损,那么普选什么时候进行呢?如果官方迟迟又没有答复,于是任何不得民心的立法提案都能让香港成为民意的熊熊烈火。去年开始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就成为此次运动的导火索:该《草案》推进急切,也没有在民众中充分讨论,被反对人士认为是削弱香港的司法独立,造成民意一发不可收拾。

在示威的人士的口号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五大诉求是:

  1. 撤回《草案》(已经成功撤回)
  2. 撤回“暴动“定性。这一条不难理解,就是怕秋后算账抓人
  3. 撤回所有示威者控罪。这一条也不难理解
  4.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追究警队滥打人抓人情况。这一条也很明确
  5. 立即实行“真双普选“——这就是上文分析过的,香港民众的最大不满就是”功能团体“和”选举委员会“扼杀民众诉求的假民主的设计

香港奇葩政体的结果:富人的天堂(包括大陆富豪),穷人的地狱

所以很多“评论家”动不动喊“港独”的不是蠢就是坏了。诉求明明是一场“一人一票”的平权运动,最后经过宣传加工,成为了“分裂祖国”的卑鄙行径。而“港独”的证据就是有示威人士拿出英美的国旗飘扬——那现在这些示威人士在自己本土的议会没有话语权,难道要他们挥舞着不代表自己的紫荆花旗帜吗?

最后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在英国治下香港没有民主不闹腾,现在要开始闹了?原因也很简单——香港人在英国治下也闹啊!但英国由于是西方民主国家,有自由的媒体曝光,所以香港民众示威会给英国政府造成极大压力,从而迫使港英当局妥善解决。最好的例子就是“廉政公署”的成立。当70年代香港市民走上街头抗议腐败后,英国当局针对情况成立了廉政公署,把香港从一个腐败丛生的社会转变成世界上最清廉的地方之一。

香港70年代示威:英国人最终用智慧解决了腐败问题

附记:其实香港70年代反腐败游行的时候,也有示威者打出红旗,而港英政府的解决方法并不是骂他们是要“分裂香港,回归中国”——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话术只能骗傻子而已。

8人评论了“香港今天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1. 这样一看,香港事件处理好完全可以成为政治改革的试点,而且可能是个机遇,赢得更高的声誉,不过再想想中国这种强权政治,目前的状况也是必然。

  2. 其实按诉求来说,香港要举老毛像,举着红旗喷特区政府和大陆背叛了无产阶级都没毛病,而且打脸效果强劲。不过香港因为64好像一直对大陆政权反感也没法玩红色标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