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a Reade与民主党的悖论

说到底,Tara暴露了民主党内部不可调和的悖论。

比起90%左右的共和党支持特朗普,民主党自身内斗非常严重。白热化到通过弹劾特朗普来一石二鸟顺便打击拜登(特朗普被弹劾的罪名是他“好像”在用军援来要挟乌克兰调查拜登儿子亨特在乌克兰的腐败)。其实拜登的腐败那是肯定的,儿子在乌克兰石油公司当董事,每月5万美元的工资,这要是不靠爹,骗鬼呢……

这个明知弹劾不成还要弹劾的主意就是民主党里偏激进派倡导的,最后绑架整个党去走完弹劾程序,因为整个民主党糅合大家的胶水就是对特朗普的不满甚至怨恨,所以有人提出有实锤证据弹劾的时候,大家都没办法反对。那么民主党里面主要有哪些势力呢?

  1. 民主党的传统派,也是比较温和中间的,这些人占据大多数
  2. 好莱坞,这些人的道德整个的准则偏激进,尤其是LGBT,种族关系等比较激进
  3. 大学教授和大学生,这些人支持社会主义比较多,种族,女权等运动也不甘人后。我的大学同学大多都是民主党
  4. 硅谷工作人员,因为3
  5. 蓝领工作者,本来工会都属于1,但是今年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开始向共和党流失

那么最近几年搞出来很火的指证男人(尤其是白人男人)性侵女性的MeToo运动就是民主党激进派搞的,因为逻辑上来说,种族平权接下来就是性别嘛。先不管这MeToo在哲学上是不是合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支持女人勇敢站出来,然后一边倒相信女人,男人到底有没有错另说,这就是有罪推定。

其中MeToo高潮之一就是2018年最高大法官空缺中,特朗普提名了卡瓦诺,结果一个叫福特的大学女教授跑出来,指证卡瓦诺于30年前在一个派对中猥亵她。就这一个孤证,没有其他任何证人,一爆出来就是在著名左派媒体华盛顿邮报,最后还是国会走过场听证了福特的证词。虽然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最终确认了卡瓦诺的提名,但在被左翼媒体一炒作,于是很多民主党人士眼里,共和党就在纵容性侵者。

再回过头说民主党,这次初选就看出了党内重大分歧……民主党偏激派候选人桑德斯支持率居高不下,他支持社会主义,支持平权运动等等,而且多年来立场坚定。但是最终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民主党中央通过暗箱操作让拜登相似的候选人布塔朱吉等提前谢幕,而和桑德斯相似的候选人沃伦死撑到底分他的票,最后硬是把拜登架了上去。

这么明显的操作肯定会引起党内强烈反弹,但是对偏激派来说,为了顾全大局,最后还是要支持拜登去打特朗普,就算捏着鼻子也要给拜登投票。所以到桑德斯公开转而支持拜登以后党内的纷争看上去已经过了一个段落。

好了,现在来了Tara Reade。

Tara是谁?她是90年代初拜登做参议员的助理,她声称被拜登猥亵。在拜登基本确认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际,她站了出来。相比福特的那个指控,Tara要可信的多:

  • 福特和卡瓦诺最多一面之缘,Tara是正儿八经的助理
  • 福特当时没和其他人说过,Tara有多人站出来证明当时她倾诉过
  • Tara母亲曾打电话进直播CNN不指名地和主播提起这件事
  • Tara称当时给拜登写过一个指控,说引起自己不适,这指控按道理还应该在拜登的参议院档案中

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左翼媒体先是忽略,到了忽略不了以后开始采访这件事。忽略不了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件事触碰了MeToo和桑德斯支持者的底线。MeToo的运动崇尚的就是之前说了……有罪推定。如果他们对此保持沉默,那么MeToo运动肯定完蛋了,这是肯定不能接受的。还有就是桑德斯的支持者转投拜登也是勉强为之,现在看到拜登这个虚伪的老男人,在他们严重简直和特朗普是一丘之貉。

所以第一个目标很明显,就是再次分化民主党,让他们尝尝养蛊反噬的厉害,至少让很多人不愿意违反自己的道德准则去支持拜登。

第二个目标就是,通过暴露出左派媒体在Tara和福特事情上的双重标准,让中间选民再次看看左派就是为黑而黑。疫情严重的地区基本是左派的地区,但左派媒体不黑州长,主要黑总统,似乎忘记了美国是联邦制共和国。

第三个目标就是,拜登的国会卷宗都捐给了他的几位大金主担任校董的特拉华州大学(拜登本人是特拉华州的联邦参议员)。大学要承受巨大公众压力不公开这些私人卷宗,因为很多文件估计包含了对拜登不利的信息。这么越遮掩,拜登和他的几位幕后金主就压力越大。这样就很难有道德制高点坚持特朗普公布他的税单。

第四个目标就是,因为需要凝聚激进派,这样拜登挑选一个激进派女候选人做副总统的压力会很大。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沃伦。这批人在普通中间民众的口碑是非常有争议性的,所以找一个这个副总统参选会对大选的胜算有明显危害。这和特朗普当年选副总统彭斯这个传统派正好相反。

说到底,Tara暴露了民主党内部不可调和的悖论,即:

  1. 民主党激进派和传统派根本上道德意识形态的不兼容,也就是天真的好莱坞和大学教授/大学生对传统道德准则的不兼容
  2. 但民主党又无法摆脱激进派公开分裂,让共和党乘胜追击,这样造成激进派用越来越脱离实际的道德标准绑架整个民主党,与普通传统民众脱节

所以近年来民主党代表的东西,可以用精神分裂来形容,以至于自己通过弹劾特朗普而自残的行为都干的出来。

至于拜登到底是什么样的候选人,我就说一件事:他做副总统的8年搭档,总统奥巴马是拜登党内初选获胜已成定局的时候,才公开站出来支持拜登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