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4年任期点评(下)

再写失误

特朗普作为一点政治经验都没有的新人,尤其是直接从商界转战到政界,其中两者的差距不是一丁半点的大,以至于犯下了一些政治新手的错误。其中一些错误比较重大,直接导致了选举失利。这个系列的上一篇(https://www.casualpen.com/trump_4_year_summary_1/)提到了不少成绩,而今天来说说失误的地方。

首先,不得不提一下美国商界和政界的最大不同之处。商业是以结果为导向,每一个公司好像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而老板说话自然是一言九鼎。如果和老板对着干,特朗普最喜欢的话“你被炒了”就可以马上上场。在公司内部,老板有着绝对的权力,而他也需要对结果“亲自负责”。

换成今天的社会,每一个私人企业中的老板,像是一个独裁政府独裁者。但是在美国政界中,照搬商界的做派是绝对行不通的——因为在美国的政治结构中,国家并不是某一个人的天下,总统比起独裁者,有限的权力非常可怜。在美国,报纸电台能够天天编故事黑总统,总统还不能依据诽谤告他们,原因就在于美国严格保护言论自由,给媒体定“诽谤罪”的法律门槛很高。这么设计也是怕当权者利用“诽谤罪”让反对他的媒体噤声,造成民主制度的严重威胁。

美国总统的账号,轻松被社交网络封杀

在美国当总统,那真是称得上“公仆”,需要不断给别人“当孙子”。选举拉票的时候需要放低姿态赢得选民的好感,执政以后手下的内阁自己也没有任命权,只有提名的权力,而提名的确认权在国会手中。这些内阁成员与总统之间,也不是私营企业中的雇主与雇员的关系,所以总统要炒某位内阁成员鱿鱼的时候需要非常谨慎。同时,反对派媒体天天在电视上黑总统,嘲笑总统,总统一般只能默默承受——因为如果回呛回去,反而对总统的形象不利,看上去他好像气量很小的样子。

但特朗普70多岁高龄当上总统,一生中大部分时候都是老板做派,很难一下子改得过来。而且,政治不像商业讲究即刻的收益,政治的第一步一般都是“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有了足够的政治支持,才能够进行下一步操作。就这样,没有能团结力量就贸然行动,特朗普犯下了两个重大错误:

  1. 与“假新闻”的“战争”
  2. 与欧盟的贸易争吵

先说第一条,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十分紧张,这其中当然有左倾媒体作为民主党喉舌要黑他的原因,但是还有很多是特朗普自己造成的麻烦。美国的政治游戏规则是,左派媒体与右派媒体互相制衡,各个媒体又有背后的利益集团和意识形态,这点和美国两党互相制衡类似。

(这里提一句,有些人习惯了皇帝作主的社会,跑到美国不能理解左右两派媒体和党派互相对立揭短,只懂一句“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民主制度也没什么好”,这种思维的人确实更应该回到一开电视就大唱赞歌的地方。)

有些人思维,一谈市场经济只知道“十商九奸”,一谈西方民主只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

这里再多说一句:从来没有一个“完全公正”的媒体,就像没有一个“完全公正”的社会一样,社会和科学不同,对社会的解读本来就有不同声音不同理念。媒体编些故事黑政治人物,在美国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建国初期,只不过当年名誉纠纷,绅士间喜欢用决斗解决(连汉密尔顿也这么没命了)。

一般来说,在第一任期内,总统会把自己打扮着中立一些,言行举止会想法设法团结那些当年反对他的人。这样在连任的时候,原先反对过他的人也觉得他没有黑他的媒体说的这么吓人,反对的声浪也没有那么大。重要的施政政策,则一般要留到第二任期。

可特朗普倒好,一上任就对自己被黑这件事不能容忍,斥责左派媒体编故事是“假新闻”。这样的结果,是左派媒体故事编的更加耸人听闻,长篇累牍给全国观众洗脑,一会儿说特朗普是“法西斯”“独裁者”试图封杀自由媒体,一会儿说特朗普是不折不扣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歧视任何除了白人男子之外的族群。加上特朗普商人做派本来就较为独断,特朗普作为“希特勒”的人设渐渐成形了,使得支持他的人在表面上也无法表达出来,民调的支持率数据一直在他共和党“铁粉”的40%左右。

特朗普这样的错误的形成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前面讲过了特朗普从政经验不足是一个,商人做派是一个,被黑以后脸皮太薄也是一个,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即他对政治势力的强弱判断是有不少偏差。媒体在美国作为“无冕之王”,就是因为他们能大规模给人群进行不断的洗脑。大多数的民众本来就不具备独立自考能力,也没有精力探究媒体许多叙述背后的真相,所以媒体把故事重复了一千遍,确实有不少人会相信。

编故事的水平,就别和我争了

因此,历任美国总统基本不会与媒体势力公开作对,相反,总统每年还要参加白宫记者协会的晚宴。在晚宴上,一般会有谐星嘲笑总统,或者总统当大家的面自嘲。可特朗普上台以后,一次年度晚宴都没有参加过,在2019年更是号召大家抵制晚宴,因为“假新闻泛滥”。总统与主流媒体水火不相容的结果也看到了,许多人被洗脑真的觉得特朗普是独裁暴君,希特勒一样的人物,加剧了美国国内社会分裂。总统和媒体的关系如此恶化,和纸质媒体消失后,增加的媒体腐败有关,但也和特朗普对于双方实力对比的判断失误有关。

另外一个特朗普的重大失误,就是与欧盟的贸易争吵。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的策略是没错,但是和全世界同时开打就有很大问题。至少,如果是针对中国扩张带来的军事与经济的威胁,必须先团结多年的盟友一起形成一个阵营。比如当年要对付苏联,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形成了北约集团,美国还开始大量拨款资助西欧重建的“马歇尔计划”,并用布雷顿森林体系把西欧与美国的经济锁在一起。

想当年,里根总统在80年代与西德和日本促成的《广场协议》,经济背景比较相似,即西德与日本均贬低本币,与美国产品不公平竞争。但那时候的国际政治气候与特朗普的任期截然不同:

  1. 西德与日本在美国阵营中多年,早就形成了反苏同盟
  2. 广场协议达成是1985年,属于里根总统的第二任期
  3. 在第一任期结束后,里根在1984年美国大选中,50个州赢得49个,属于绝对优势的大胜

1984年大选结果,美国国内空前统一

对比特朗普,这三点都是不成立的:

  1. 欧盟对于和美国结盟反对中国没有一致意见,意大利等国甚至参与了“一带一路”
  2. 与欧盟的贸易争端在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就升级了
  3. 特朗普民调普遍在40%多,虽然民调的准确度有问题,但绝对没有到特朗普可以对大选稳操胜券的地步

所以和欧盟贸易一吵起来,反而特朗普想达到的主要目的,即拉拢盟友让供应链逐步转移出中国,就受到了不小阻碍。美欧争吵互相加关税的时候,欧盟为了牵制美国,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典型的“三国志”做法。虽然说欧洲最后的经济和政治利益是与中欧贸易谈判的目标是相冲突的,但是特朗普这边的压力太大,只得用牵制的方法拖延时间。

特朗普对欧盟的贸易争端的失误,可以反观拜登上台之后的动作。拜登上台基本即刻结束与欧盟的贸易争端,取消了惩罚性关税,于是欧盟国会也迟迟不通过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并且在棉花问题和病毒问题上都强力站在了美国的一边。盟友之间吵架,要和好也比较容易,因为在地缘政治的大问题上,美欧双方都有许多一致的核心利益,尤其在意识形态与经济方面。

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除了这两点大的问题,特朗普的品格缺陷也较为突出。其实,政治人物的私德并不算一个大的加分项,因为对政治人物来说,有才无德比有德无才重要的多。卡特总统的私德可以说是50年内最好的,但是在他任内,美国的内政外交都有不小后退,连任的时候只赢了6个州,可谓是最惨的总统连任选举之一。克林顿总统干出的事简直叫衣冠禽兽,但是在他任内,内政外交的美国都蒸蒸日上。在这里提特朗普的品格缺陷,因为这些缺陷限制了总统工作的有效性。

特朗普品格最大的问题作为总统来说是脸皮不够厚,虚荣心太强,导致了每次被黑就在推特上针锋相对,结果会给许多普通选民一种“自大狂”的感觉。这会让他再次树敌,然后他又觉得受伤,凌晨再发几条推特怼其他人。这个问题说到底,还是与特朗普从政资历浅有关——政客需要的脸皮厚心黑,这都不是天生造就的,也是在不断的政治斗争中领悟的。有可能,2024年的拜登干得足够差,再给特朗普一次翻身的机会,到那时,没有了疫情冲击的突发性事件,在家思考过几年的特朗普,或许能吸取教训,成为一个更成熟的政治家。

10人评论了“特朗普4年任期点评(下)”

  1. 基本同意,从他上任后列出清单把竞选时的承诺一项项努力实现就看出来和其他总统不太一样,典型的商人思维。不过有一点不太苟同,如果不是作弊,他还是会顺利连任的,说明普通民众还是看清了事实,认可了他的工作

    1. 作弊带来的影响不是很大,说明至少近半数还是不认可的
      这就是问题了,明明一个努力实现承诺的总统,干了这么多事,却这么多人不满意,恰恰就是他失误的地方

      1. 只是泛泛说政策,瞎扯扯自己的想法,优胜劣汰还是社会的根本,不能因为选票就特别倾斜(比如黑爹),不管是建国还是振华

  2. 他太过real,对待媒体的时候犯得是一般美国政客都不会犯的错。
    如果是他自己有意用这种方式突出和一般政客的不同,那就有点得不偿失。
    还有一点,主流媒体基本靠左,影响力太大,偏向性又过于明显,就看他们给Biden的提问好了。
    如果右派媒体再强点,他不必亲自下场的。

  3. 游几——杀猪的

    以我的观察特朗普恰恰保有赤子之心——这是成为政治家的首要条件。反之就是政客乡愿。从你评价可以看出你不懂政治——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特朗普可能有种种缺点,但是治国理政的方向是对的,方向不对再好的条件也是南辕北辙。

Classicus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文章